admin
管理员
管理员
  • UID1
  • 粉丝1
  • 关注0
  • 发文数31
阅读:229回复:0

湖北武穴:为临建码头“开绿灯”,上亿元投资失误谁买单

楼主#
更多 发布于:2020-12-31 11:26
     (法治观察内参 卢  路 中外法制网  郁  葱)湖北省黄冈武穴市地处长江中游北岸,是典型的滨江城市,城市依江而立,市区长江岸线长达46公里,武穴港是长江十大深水良港之一。

       2018年4月26日,总书记在考察长江流域时指出:“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武穴市经过持续的长江干线非法码头整治,截至2018年底湖北省取缔非法码头1103个。

        非法码头的危害表现为:严重污染环境、存在安全隐患、扰乱正常的港口经营市场秩序和通航安全。
长江中游湖北省武穴段
           
武汉港航武穴码头未批先建选址失误

       据了解,武汉港航发展集团武穴砂石集并中心码头(以下简称武汉港航武穴码头)是在长江码头大治理后, 并未取得交通部颁发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港口岸线使用证》。仅凭湖北省相关部门的一纸批文,着手兴建的“临时码头”,武穴市人民政府文件显示,武汉港航武穴码头占有70%股份,武穴市城投公司占有30%股份。
 
投入巨资建起的武汉港航武穴码头,使用率极低(2020年12月27日拍摄)
       武穴市经营码头的一位内行专家说,武汉港航武穴码头投资在1至2亿元以上,为临时码头,使用期是3年。该地段地下泥沙过高,水位过浅,不适宜建码头。该码头建成2年来使用率极低,连小船都不能靠近和装载,码头趸船目前也搁浅在沙滩上。
 
图为二次过驳的小船

       因规划不合理,选址失误,造成武汉港航武穴码头货船不能正常靠近,每次都需要小船将货物送到江中400-500米处的主航道二次过驳,这样每吨多额外增加4元左右过驳费,这些小型自卸穿船在主航道来来往往穿行,给他正常运行的船只造成严重安全隐患。这种现象在长江主干道十分罕见。

        武汉港航武穴码头在兴建时为临时上马。据了解该码头的建设就是为了解决当地矿山砂石外运,现在梅府矿业、郭冲矿业、润杨矿业、长江矿业等每家每天生产的矿石都在三万吨左右无法外运,他们的产品主要销往南京、上海等地,市场紧俏。但这个码头每年有近五个月不能正常营运,给企业造成无法估量的巨大损失,使企业背上沉重的包袱。
 

武穴市矿山企业优质砂石大量堆积(2020年12月28日拍摄)
武穴市相关部门为武汉港航武穴码头开绿灯

       2012年7月1日起施行《港口岸线使用审批管理办法》第十三条规定,"港口设施项目未取得港口岸线使用批准文件或者交通运输部关于使用港口岸线的意见,不予批准港口设施项目初步设计和施工许可"。

        交通运输部交规划发〔2016〕119号文件第二条第二款明确规定:严格控制码头能力过度超前的岸线审批,防止港口重复建设和岸线浪费。项目所在地港口已有同类功能的岸线申请,必须论证利用现有码头的可能性。

        湖北省人民政府办公厅文件指出:对非国有港航企业及所属资源整合。新集团对武汉市及省内其他城市非国有港航企业和码头业主,采取开放式市场化方式,通过股权置换、定向增发、资产或产股权收购等多种方式尽快实施整合。

        黄冈市治非办〔2016〕21号文件第二条明确规定:每个县(市区)选取1-2个现有码头作为砂石集并中心码头,在原址改造提升,不再异地新建。武汉港航武穴码头的建设显然违背上述规定,属于擅自重复新建砂石集并中心码头。

        令人费解的是,武汉港航武穴码头与武穴港盘塘港区江昌建材贸易码头(以下简称江昌建材贸易码头)相隔仅800米,江昌建材贸易码头在2014年取得交通部颁发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港口岸线使用证》,使用期限至2064年。武穴市人民政府、武穴市港航管理局等单位以湖北省码头整合为借口,将江昌码头强行拆除,反而为未取得《中华人民共和国港口岸线使用证》的武汉港航武穴码头大开绿灯,并默许临建,个钟原因不得而知。

武穴市相关部门打压民营企业与民企争利
              
       江昌建材贸易码头法人代表周江涛表示:“武穴市人民政府为了搞形象工程和招商引资,引资100亿元的武汉港航发展集团来武穴投资,从2018港发集团进来到我们武穴现在投资仅二亿元左右,用于武汉港航武穴码头项目建设,动土开建前没有合法手续,并非法占有耕地200亩。

        我的江昌建材贸易码头在交通部规划的范围内,深水港水位达到8米左右,可以停靠万吨货轮,符合提升条件。当武穴市有关部门和领导,为了给武汉港航武穴码头铺平道路,有意打压我的合法码头,违反交通部和湖北省政策和精神,2017年12月份将我的码头强行拆除,给我企业造成直接和间接损失不少于1.95亿元,并动用司法程序关押我181天,目的让我妥协屈服,达到强迫交易的目的。武穴市的这个做法是严重违法违纪行为,甚至构成犯罪。”
 
信访回复,不支持复核评估
       江昌建材贸易码头被强拆,周江涛曾多次向湖北省、黄冈市、武穴市多个部门和主要领导反映,湖北省交通厅时任厅长何光中、副厅长姜友生、湖北省省长王晓东、副省长许克振副省长等主要领导曾批字要求对反映的问题落实解决。但在2020年10月9日,湖北省武穴市港航管理局给周江涛下文回复:“不允许复核评估。”

        面对这份信访处理文件周江涛说:“武穴市在强拆我的码头前,故意将矿山运输廊道对接到无手续、规划不合理的武汉港航武穴码头,我有手续的码头反而不给做货源规划,说白了,是有意卡脖子。我曾要求武穴市人民政府和我签订码头整合框架协议,原武穴市港航管理局局长项国胜(现提升为武穴市交通局局长)说不存在签什么协议。就这样把我的码头强行拆掉了。因此我逐级反映问题,迟迟得不到解决。最后我去北京上访,武穴市公安部门以寻衅滋事为由将我拘留,2019年1月把我关押181天,2019年底将我判三缓四。

武汉港航武穴码头在非法作业危害长江
       2020年12月27日,发现武汉港航武穴码头仍在长江河道非法作业。同时了解到长江河道的砂石没有河道管理局和长江管理委员会等相关部门的批文是不得在河道里随意挖掘移动沙石,如私自挖掘移动,不仅破坏河道航线,更会你影响道河道的安全。

        抽沙船上一位工人说,他们是外地人,是被武穴一个管理部门雇佣来的,每小时抽沙有一千三、四百方,抽沙已有三天,现在抽到离巷道300多米远,要抽到七八米深,再抽几天就可以靠船了,码头就可以营运了。
 

武汉港航武穴码头在长江河道非法作业(2020年12月27日拍摄)

非法作业抽沙的管道和堆积在河床的沙子(2020年12月27日拍摄)

距离武汉港航武穴码头300米处的另外2个抽沙管道(2020年12月27日拍摄)

大量沙子从临建码头河床附近通过这个管道口抽出到300米外的河床(2020年12月28日下午5时30分拍摄)

        12月28日下午,水利部长江水利委员会河道采砂管理局表示:“该码头如果未取得合法手续,在河道抽沙移沙,属于违法行为,将面临处罚”。12月29日,从湖北省河道采砂管理局了解到,该临建码头抽沙未取得审批手续。
 
        对武汉港航武穴码头违规建码头、违规抽沙以及周江涛反映的问题将继续关注.


转自:http://zwfz.net/news/shehui/diaocha/86798.html
游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