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ixing
总版主
总版主
  • UID32
  • 粉丝0
  • 关注0
  • 发文数56
阅读:393回复:0

天津人注意了,津南区惊现“秦岭式”塌方窝案

楼主#
更多 发布于:2021-01-10 20:49
     违章建筑为何“特事特办”,不仅不拆还办出了营业执照?
      建筑质量安全为何无人问津,“活人的墓地”谁来监管?
      败诉后为何变本加厉,生效判决在“老赖”面前为何变成“一纸空文”?
      没钱给职工交社保,却有钱替“老赖”还债,这其中是否涉嫌利益输送?
      我们是天津市津南区双港镇何庄子村的村民,今向各位领导和全国人民暴光津南区何庄子菜市场实际负责人冯丽和我们村主任王洪福联手炮制“秦岭式”塌方腐败窝案,使法律法规在当地失去公信力。
     非法将集体资产交给外人经营 涉嫌利益输送
      何庄子菜市场位于津南区双港镇何庄子村,是天津四大菜市场之一,原本由我们村办企业“天津何庄子农产品批发市场”经营,该公司负责人由我们村主任王洪福兼任。
     2018年9月,王洪福没经过村民表决,就代表村委会跟冯丽签了合同,约定:冯丽以每年1350万的价格承租何庄子菜市场的经营权及相关土地使用权。租金3个月后结清,期间所有菜市场运营产生的开支由何庄子承担。合同签订后,冯丽立刻向菜市场内的商户成倍地涨租金。就这样,冯丽没花一分钱,就在王洪福的利益输送下,每年向商户收租共计4000万元。
     未批先建盖新楼 涉嫌非法集资
      何庄子菜市场因设施陈旧,故于2018年申请对原有设施提升改造。
      津南区发改委作出的津南发改投资[2018]317号、318号、[2019]33号批复明确:同意镇政府“关于‘何庄子农贸批发市场提升改造工程’项目建议书的申请”;项目占地共计约87167平方米,总建筑面积约89000平方米;接文后,按相关规定办理规划、土地、建设、环评、能评等项目手续。
      然而,何庄子菜市场在没有办理任何规划、建设手续的情况下,私自建设数十万平方米,远超发改委核准的建筑面积。
     新楼还没盖,冯丽就开始将商铺对外出售,并承诺售后包租。然而,收钱的是冯丽自己开的天津阿米玛玛餐饮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签合同的却是我们村的天津何庄子农产品批发市场。
      这几十万平方米的未批先建的建筑,原本属违建,但有关部门说何庄子菜市场是“民心工程”,于是就“特事特办”。
     肢解发包 涉嫌合同诈骗
     通过收取购房款集资后,冯丽未通过合法招投标手续便将项目肢解发包。对承包商施行合同诈骗。
      比如,承包商金某说,冯丽与其签订合同后,便将金某缴纳的保证金挪作他用。原本合同中约定要交给金某承建的工程,冯丽转给了别人做。留给金某做的是另外一个标段的项目,没签合同。从金某进场起,冯丽几乎没给金某结算过工程款。
      据金某说,几乎所有的建筑商都是这样被冯丽套进来施工的。建筑商找冯丽要工程款,冯丽又承诺让建筑商作价入股,用今后何庄子菜市场的租金还钱。
      不仅如此,冯丽还以“厕所革命”的名义,骗取了80万财政资金在消防通道上建了个厕所。
      这种违规发包、克扣工程款的项目,建筑质量能得到保障吗?但是相关部门还是不管。而这种签订压根就不准备履行的合同,骗取保证金、工程款,则涉嫌合同诈骗。
     欺行霸市 妄图搞垄断
      何庄子村委会、天津何庄子农产品批发市场在2008年之前就将何庄子菜市场的部分原址院子租给了友鹏海鲜市场。双方约定:友鹏经营各类海鲜、肉制品,蔬菜由何庄子经营。
      冯丽来了之后,先是纠集一批社会闲散人员把友鹏市场在自己院子里建的分界护栏打砸抢一空,然后逐步蚕食友鹏的院子。
      后来,冯丽又开始违约招揽卖肉制品的商户入驻到何庄子,想把友鹏市场挤兑走,以方便冯丽今后搞垄断。
上述这些暴徒至今逍遥法外,不知道是谁在保护他们。
     拒不执行生效判决裁定 把何庄子弄成了“老赖”
      建筑商金某、友鹏海鲜市场将天津何庄子农产品批发市场、何庄子村委会诉至法院。
      金某要求天津何庄子农产品批发市场退还工程保证金,支付工程款;友鹏海鲜市场要求何庄子菜市场不得再让商户经营肉制品。
      经过二审,上述二原告均终审胜诉。但冯丽拒执,最后冯丽自己、天津何庄子农产品批发市场、何庄子村委会都被列为“老赖”:
      法院查封冯丽的所有账户,几乎没多少钱。金某的保证金和工程款遥遥无期。
      就友鹏海鲜市场的诉求,冯丽煽动商户抵制法院执行。败诉前,何庄子菜市场只有20多户经营肉制品的商户,败诉后,冯丽又招揽了30多家,现在共计50多家。
      随着友鹏海鲜市场和何庄子菜市场的斗争愈演愈烈,冯丽组织何庄子的商户和政府对抗,扬言要上访。据说友鹏的商户也过不下去了,也要上访。
      最后结果不用想也明白,相关部门为了“息事宁人”,让生效判决变成了“一纸空文”。
     非法解除劳动关系 拖欠了20年的社保金拒绝缴纳
      冯丽接手菜市场之后,将我们这20多个户籍为何庄子村的职工几乎全部开除,而且还拒绝缴纳欠了我们20多年的社保金。
      后来劳动局下了支付令,要求冯丽、王洪福把我们的社保金缴纳上,但是冯丽和王洪福拒不执行。劳动局因其拒执对天津何庄子农产品批发市场作出10多项处罚,罚款金额将近2000万。
      王洪福和冯丽对我们说,钱我们有的是,我们可以交罚款,可以替冯丽还债,但就不给你们交社保。
游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