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ixing
总版主
总版主
  • UID32
  • 粉丝0
  • 关注0
  • 发文数56
阅读:279回复:0

浙江平阳怀溪镇:村委财务乱象频出“开山造田”抛荒多年

楼主#
更多 发布于:2021-01-12 12:11


浙江平阳怀溪镇:村委财务管理乱象频出,“开山造田”抛荒多年



     2004年,中央政府先期投入20亿元人民币,对全国4亿亩重点公益林进行森林生态效益补偿。此后数年间,财政部、国家林业局陆续联合出台、修订《中央财政森林生态效益补偿基金管理办法》,对重点公益林中的有林地,以及荒漠化和水土流失严重地区的疏林地、灌木林地、灌丛地给予政策扶持和切实保护。虽然相关规定已经逐步完善,但某些地方政府及基层单位却以此作为个人敛财的渠道套取国家补贴。
补偿资金拖欠15年,“开山造田”被抛荒
      近日,浙江省平阳县怀溪镇岭头村被曝光出拖欠当地农民省市级森林生态效益补偿资金长达15年之久,而平阳县怀溪镇政府相关领导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正在和村民积极协商,尽快将款项发放给村民”;与之相似的是,该镇徐垟村曾于2016年和2018年两次被审计出经济问题,怀溪镇政府一直未予实质性处理。
     据当地村民反映,平阳县怀溪镇岭头村于2004年开始拖欠农民省、市级森林生态效益补偿资金,目前仍未得到切实解决。无独有偶,直到2015年,当地村民的农业支持保护补贴资金也被拖欠。
     “我们先是向镇、县等相关部门和领导反映情况,但是一直没有给予正面答复,”怀溪镇岭头村村民表示。同时,该镇徐垟村村民曝出时任村书记及村主任“以开山造田名义毁坏林地170多亩,并涉谦套取国家补助资金”等问题。“直到现在,毁坏后的林地还在抛荒。”
     据了解,在2016年至2017年期间,怀溪镇徐垟村在时任书记雷顺敏、村主任胡丕驾等人的主导下,对该村山地进行田地改造。彼时,此举得到当地村民的一致认同。“开山造田是相应国家政策,也为我们村民解决了地少人多的现状,这是好事。”村民表示。但是,时隔多年,时任村书记和村主任均已“卸任”,开垦出的田地却依然处于抛荒状态。
     “出现了重大的财务问题,换来一个不痛不痒的‘撤销党内职务’处分,这种处理方式未免也太有包庇之嫌了。”村民对此表示不满。根据当地镇政府的回复内容,鉴于怀溪镇徐垟村原村书记雷顺敏和村主任胡丕驾在工作出现的问题,镇纪委已对两人作出撤销党内职务的处分。其实,更多的村民并不关注处分本身,而是追问这种处分是基于工作中出现的什么问题?“开山造田”的行为不仅造成百余亩林地被破坏,是否还有涉谦套取国家补助资金的嫌疑?
     另据知情人介绍,平阳县怀溪镇原徐垟村组织的“开山造田”项目,是为了完成上级安排的建设用地指标,“当地政府财政给予每亩地3至5万元的补偿金,”该知情人士透露,“造出来的田在抛荒,至于财政补偿金有没有进村帐,就不得而知了。”
两度审计均存在重大问题,资金去向成谜
     相关补偿金为何拖欠多年却一直不予解决?“开山造田”项目为何抛荒多年?补偿金的最终去向是哪里?围绕诸多疑问,当地村民采取了聘请会计师审计、向上级部门反映、以及上访、上诉等多种方式维权。
     资料显示,温州华明会计师事务所有限公司(华会专〔2016〕0124号)先后于2016年3月18日和2018年5月23日对平阳县山门镇徐垟村股份经济合作社2012-2014年财务收支情况及2015-2017年财务收支情况进行专项审计进行专项审计,审计结果让村民错愕。
     第一次审计中,涉及金额489376.73元的14笔无发票、协议等不规范支出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会计法》第十四条,涉及940267元共计24笔支出不符合《平阳县农村集体资金资产资源管理办法》(平委办〔2012〕158号);在第二次审计中,共计16笔涉及239027.60元无正规发票、无明细表、大额现金支付不规范之处票据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会计法》第十四条,在建工程2017年12月31日账面余额1279053.69元挂账三年。此外,票据、凭证管理不规范,往来款核算不规范,在建工程核算不规范,工程管理及非生产性开支管理不严等现象也十分严重。
     “这是一个完全严重失控的村委会,要命的是,原村支部书记雷顺敏、村委主任胡丕驾已经主导了徐垟村委会长达16年。”当地村民对审计结果表示遗憾。更值得关注的是,面对如此严重的问题,怀溪镇政府及相关领导并没有作出任何表态。此后,当地村民对以雷顺军为法人代表的浙江省温州市平阳县怀溪镇岭头村村民委员会以及2002年至2018年7月期间担任平阳县怀溪镇徐垟村党支部书记的雷顺敏等人发起了诉讼。
     根据2020年6月24日《浙江省平阳县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2020〕浙0326民初1850号)显示:平阳县怀溪镇徐垟村村委会以原告名义开设了账号为101003589767198的银行账户。自2008年6月起,被告雷顺敏、雷朝鹏及其他案外人曾陆续领取或转出卡内金额,目前该存折下落不明。
     此外,判决书援引平阳县怀溪镇委文件(怀委〔2018〕67号)记载:“2006年至2015年,雷顺敏任徐垟村村书记期间,没有按照生态公益林补偿金申报程序召开村民代表大会通过徐垟村村民个人生态公益林补偿金发放方案,而是编造生态公益林补偿金发放名单,截留省级、市级生态公益林补偿金共226104元,未发放给村民。”
     基层政府或监管缺位,村委规范化堪忧
     平阳县怀溪镇岭头村拖欠当地村民的省市级森林生态效益补偿资金以及农业支持保护补贴资金去向似乎已经明晰,而徐垟村曾两度被审计出的经济问题也同样明朗。
在这种情况下,怀溪镇政府对当地村民反映的问题依然没有实质性推动。根据受访的怀溪镇党委叶姓副书记透露,还处于“和村民积极协商”状态;对于村民反映的“开山造田”现象,他还表示:“此种现象在浙江省都很普遍。”
     据了解,平阳县怀溪镇徐垟村与平阳县怀溪镇岭头村于2019年5月份合并建立平阳县怀溪镇岭头村。按照相关规定,原怀溪镇徐垟村村民委员会和现在的怀溪镇岭头村村民委员会应该及时按照生态公益林补偿金申报程序召开村民代表大会,通过原怀溪镇徐垟村村民个人生态公益林补偿金发放方案。但是,这种明文规定的程序在怀溪镇并没有得到及时落实。另外,对于部分村民追问的关于怀溪镇原徐垟村党支部书记雷顺敏、村主任胡丕驾的处理问题,平阳县怀溪镇人民政府曾于2018年8月31日在《信访事项处理意见书》(怀信答〔2018〕3号)中明确表示:该二位对象思想态度端正,能如实承认违纪事实,给予雷顺敏、胡丕驾撤销党内职务处分。
     利国利民的“开山造田”工程被抛荒多年,涉嫌套取国家补助资金的行为被轻描淡写,国家财政补贴的各项资金最终没有发放到村民手中,对村委会审计出的各种财务管理乱象无疾而终,长达15年的补贴款拖欠至今仍然处于“和村民积极协商”状态……种种问题,暴露出了平阳县怀溪镇以及相关部门的管理缺位、监督真空。被曝光出的问题是否只是冰山一角?以上问题能否得到切实解决?媒体将持续关注。
游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