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ixing
总版主
总版主
  • UID32
  • 粉丝0
  • 关注0
  • 发文数56
阅读:408回复:0

国家工程监管缺失 农民工资拒不支付

楼主#
更多 发布于:2021-01-13 15:54
  一个国家农电改造项目工程,由于工程层层转包抽水,无人监管,导致农民工工资难以支付兑现,向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求助,劳动监察大队执法人员多次与项目业主方和工程承包方沟通依然无果农民工工资为会拖欠长达两年多?有关责任人为什么能顺利躲避地方劳动监察部门的监管?“躲猫猫”式的耍赖,让讨薪的农民工雪上加霜……                  
项目工程监管缺失  农民工资拒不支付
—中国南方电网徐闻县农电改造项目工程遭投诉
   记者 滕远宏

     2019年11月至2020年6月,湖北省石首市农民工高三平多次向记者反映称,他们在广东省湛江市徐闻县迈陈镇迈市社区农电改造项目工程做工后,工资一直没有支付到位,导致多名农民工天天在他家讨要农民工工资,闹得他夫妻之间争吵不断,有时还大动干戈,让他有家难归。
    接到农民工的情况反映,记者及时将情况向社领导汇报,本社领导高度重视,特指派本记者前往广东湛江市进行实地调查。经采访调查,农民工反映的情况属实。
                      异地他乡打工   工资难以兑现
     2018年10月初,农民工高三平经人介绍来到广东省湛江市徐闻县与工程老板毛浩见面,毛浩介绍:他是中国南方电网030856WN20180035迈市社区居委会台区农电改造工程承包老板,并与高姓农民工协商,请高三平在老家带农民来做农电改造工程,同时承诺所来做工的农民工工资单价按工种、按进度、按月结算,绝不拖欠工资。于是,高三平带了10余名农民工于当月14日进场做工。当时,因春节临近,工期太紧,承接该项目工程的炜达公司经理曾弢要求毛浩在2019年春节前将两个台区工程做完,毛浩要高三平增加人员,高三平又再次从老家湖北找来10余名农民工,一起栽电杆、架铁架按电线。
     20余名农民工从2018年10月14日到当年年底,毛浩发了一万元的生活费,并要求农民工抢工期、抓紧时间干活。农民工在工地上起早贪黑,兢兢业业干活,2个台区工程也不折不扣完成。2019年元月23日,春节逼近,农民工准备回家过年,找老板毛浩结算工资,毛浩说雷能公司没有给炜达公司结账,炜达公司也没有给他结账。毛浩要农民工先回家过年,等春节过后再来把工程做完了一起结账。农民工强烈要求给付工资,直到元月27日,在徐闻县劳动监察大队督促下,毛浩才勉强给20余名农民工付了13万元(包括一万元生活费)工资,还有60余万元工资没有结清。春节过后,农民工为了要回年前所拖欠的工资,不得已又按炜达公司和毛浩的要求,准备继续施工,但炜达公司和毛浩要求他们,把全部工程做完后付70%的工资,剩下的工资等待工程竣工验收完毕后再结清。这样农民工不愿意,就要求炜达公司和毛浩给付前期工资。炜达公司曾弢向农民工承诺,最迟在2019年7月底给他们付清。
     到了2019年7月底,农民工再次来到迈陈镇讨要工资,找毛浩,他的电话打不通,人也找不着;找到炜达公司曾经理,他却说只认毛浩。农民工为讨回自己应得的工资,多次找炜达公司、雷能公司、中国南方电网徐闻电力局、徐闻县劳动监察大队,依然没有结果,无奈之下才向媒体求助。
记者出击协调   讨薪依然曲折
     2020年6月21日,记者前往广东省湛江市徐闻县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来到劳动局监察大队办公室,工组人员告知,大队长付乃光不在,于是记者又来到分管劳动监察的副局长黄宜懦办公室,当时黄局长也不在,记者见到了该局李民副局长,将来意告知了李局长,并将相关情况反映材料交给了李局长,李局长当场给黄局长通电话,并告知记者来意,随后将材料收下。
     尔后,记者又来到中国南方电网徐闻电力局,当时门卫保安不让记者进入办公室大楼,于是记者拨通了该局叶茂书记的电话,并告知来意,说明情况。叶书记当即表示来关注此事。
     一周后,记者电话联系上了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黄局长,黄局长告知记者转交材料已收到,并正在督促办理此事。时隔近3月之久,记者于9月17日再次来到该局与黄局长见面,黄局长先是告知没有收到情况反映材料,记者又问正在旁边办公的李局长,李局长说材料已交了,黄局长又说已转交监察大队符大队长正在处理,并当场把符大队长叫到了黄局长办公室与记者见面。符大队说已多次给雷能公司和炜达公司打电话,并要求他们给付,但他们不给,劳动监察大队也没有办法。
     随后记者又来到南方电网徐闻电力局,记者与该局周主任见了面,他告知正在与雷能公司和炜达公司协商,要求记者第二天一起去与雷能公司和炜达公司领导见面沟通。第二天,记者同四位农民工与周主任一起,来到雷能公司徐闻县项目部,与炜达公司曾弢和另一名工作人员见了面,曾经理告知说只能与毛浩结算,当天协商未果。第三天,记者与农民工一起来到湛江市广东雷能电力集团有限公司工程部,与炜达公司湛江负责人查经理见了面,在协商中,查经理告知,公司项目款只能与毛浩结算,并按工程量结算。但在迈市社区电改中,还有70余万元的材料不见了,要找农民工赔偿。炜达公司的意思非常明确,农民工不仅60余万元的工资款讨不到,还要赔偿70余万元的材料款。70余万元材料款不是一个小数目,这材料究竟哪儿去了?这大批国有资产,怎么就在不知不觉中悄然流失?是否上报了相关部门?
工程层层转包    质量监管缺失
     中国南方电网030856WN20180035迈市社区居委会台区农电改造工程,业主为中国南方电网徐闻县电力局,中标方为广东雷能电力集团有限公司,雷能公司中标后,将项目工程转包给了炜达公司,炜达公司再转包给了毛浩、叶北水,毛浩再次转包给高三平,高三平找农民工施工,毛浩向高三平承诺,按照工种、工时结算,工程完工后,毛浩玩起失踪,炜达公司却说只认毛浩,且只能按工程量结算。
     工程层层转包,不仅使农民工工资难以兑现,工程质量也存在有严重问题。据一刘姓群众反映,迈市社区电改工程,按设计图纸施工技术要求,终端电杆必须用钢筋扎笼子,然后用水泥倒灌基础,再把电杆栽进去,最后用黄沙灌缝,且钢筋笼的深度也是有规定要求的。而在大湖村,一部分终端电杆却都没有按设计要求施工,他们只是用泥土填埋1米多深后,再用水泥象征性倒了30—40公分的基础,且根本没有扎钢筋笼,也没有按照要求倒灌基础。那么,中国南方电网030856WN20180035迈市社区居委会台区农电改造项目工程究竟有没有质量问题?有没有相关部门监管呢?
     据杨姓群众反映,南方电网徐闻电力局所有项目工程,都是由广东雷能公司中标,且每个工程都存在层层转包现象,雷能公司重来没有自己真正做过中国南方电网一个项目,迈市社区电改工程只是一个缩影,工程不仅存在层层转包问题,对于工程质量的监管更是严重缺失。中国南方电网徐闻电力局与雷能公司究竟有着怎样的关系?每到年底,在徐闻县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找雷能公司与炜达公司讨要工资的人不在少数,也不知劳动监察大队是根本拿他们没有办法,还是故意庇护他们,每次都只是睁只眼闭只眼,走走过程而已。去劳动监察大队讨薪的人,都是含着泪水伤心失望而归。
农民讨薪无果   究竟谁来负责  
     中国南方电网030856WN20180035迈市社区居委会台区农电改造工程,业主为中国南方电网徐闻县电力局,中标方为广东雷能电力集团有限公司,雷能公司中标后,将项目工程转包给了炜达公司,炜达公司再转包给了毛浩、叶北水,毛浩再次转包给高三平,高三平找农民工施工,毛浩向高三平承诺,按照工种、工时结算,工程完工后,毛浩玩起失踪,炜达公司却说只认毛浩,且只能按工程量结算。
     由于工程层层转包,致使农民工无法讨要工资没有着落,这是拖欠农民工工资的一种常用卑鄙手段,如果按记者经历的这些结果显示,中国电网徐闻县农电改造项目工程的作为,这是一个性质十分恶劣的拖欠,是一个典型的耍赖和欺骗,他们不仅与当事人玩起了“躲猫猫”,“踢皮球”,还设计“70万材料不见了”的圈套来威胁讨薪者!为什么会出现这个结果呢?据知情人士反映,每到年底,在徐闻县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找雷能公司与炜达公司讨要工资的人成群结队,都是含着泪水伤心失望而归,投诉媒体的高三平只是一个缩影!那么,徐闻县的劳动监管部门是不是形同虚设呢?
     农民工工资是农民工赖以生存的基础。根据《农民工工资保证金管理暂行办法》第十条规定,包工不包料的工程建筑施工单位应按工程合同价款的8%预存农民工工资保证金。近年来,国家三令五申,坚决杜绝拖欠农民工工资,而中国南方电网徐闻县农电改造项目工程相关责任人却敢顶风而上,是谁在撑腰?
     2021年春节临近,徐闻县相关部门能否履职尽责,让农民工拿到应得的工资,回家与家人团聚呢?
     帮助农民工讨要工资,记者将义无反顾。如何追责?记者将继续密切关注!

图片:1.jpg

图片:2.jpg

图片:3.jpg

游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