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12345
总版主
总版主
  • UID60
  • 粉丝1
  • 关注0
  • 发文数62
阅读:164回复:0

侵吞巨额国有资产,职工股东诉讼无门   员工生活无着为哪般

楼主#
更多 发布于:2021-04-20 16:14
    今年48岁的张斌( 此名为化名)是一位哈尔滨市民,现在的他自己开了一家小吃店勉强维持孩子的上学支出,生活颇为拮据,然而早在七八年前,他还有一份体面的工作,作为哈尔滨兴市土地房屋开发公司是职工股东,也曾有着稳定而不错的收入,但这一切因为一个叫张凯的人而发生了转折。

      在企业改制中套利巨额资产
      “当时改制的时候,张凯就是隐瞒了产权,用坑蒙拐骗的方式藏匿国家资产,以后中饱私囊,这一点很多人都不知道!”张斌向记者这样反馈。
      哈尔滨现代房地产开发公司,前身名叫哈尔滨兴市房地产开发公司,2001年6月25日,张凯向上级单位哈尔滨市规划院提出进行改制,2002年2月8日,经规划院上报至哈尔滨市规划局后,由规划局与张凯签订《产权转让合同》,成立股份制公司,股东50余人。
      看似正常的改制工作,却成为日后纷争的导火索。原因是改制后职工状告张凯存在重大犯罪嫌疑,市委、市政府成立专项工作组对其进行调查,发现张凯在改制过程中,采取隐匿资产、债权、虚列债务等手段,当时公司资产1亿3000多万,张凯隐匿资产,以负债99万上报进行改制,骗取哈尔滨市规划局与其签订《产权转让合同》,以零价款受让兴市公司产权,个人分文未出却占股88.658%。“这一招腾笼换鸟,让他侵吞上亿元国有资产,严重损害国家利益、职工股东的利益。”另一名职工李全胜这样说。
      在员工的起诉下,张凯因贪污国有资产被判处有期徒刑七年零六个月,按照最高院判决应剥夺他占股88.658%的权益,其持股比例应与其他股东一样,最高人民法院(2013)刑核字第26号刑事裁定书确认。
 
      出狱后风波不息,员工遭到报复
      然而事情远远没有结束。在他服刑期间,哈尔滨现代土地房屋开发公司选举了李东来为公司负责人,运营一切正常。很快,张凯在2013年刑满释放。
“他突然有一天就带领一些五大三粗的壮汉到公司驱赶员工,抢夺公章,并威胁、恐吓公司职工如不妥协,职工的福利待遇全部取消,”张斌表示,他平时就慑于张凯等人的霸道作风,但这一次行动明显带有强迫和威胁性质,危害到了公司发展和个人权益。
      随后,公司负责人李东来带领50余名股东去相关部门起诉张凯,却遭到张凯疯狂的打击报复。“李东来被多次殴打,最终张凯强占了公司的掌控权!我们职工股东也在张凯的威胁、恐吓下,每日胆战心惊,一直不敢主张自己的合法权利。张凯强行霸占公司后,更加变本加厉大肆贪污公司资产,并将贪污的国有资产多次向境外的一家名为香港华系贸易公司的机构转移,”职工股东李全胜说。
      不仅如此,据记者了解,哈尔滨现代开发公司所属的哈尔滨市道里区中央大街西四、西五道街15000平方米商服也被租赁给流光溢彩大型宾馆、太平洋保险等大型公司,获得了数千万元收益,出售公司房产也获得了巨额收益,但这些事情职工股东表示并不知情,其所获利益也没有纳入公司账目。
 
      诉讼争议,到底谁对谁错
      对于企业改制的问题,早在2005年国资委就在《关于进一步规范国有企业改制工 作 的 实 施 意 见》中要求,在清产核资、财务审计、离任审计、资产评估、落实债务、产权交易等过程中发现造成国有资产流失、逃废金融债务等违法违纪问题的,必须暂停改制并追查有关人员的责任。
      据悉,哈尔滨市规划局针对张凯的情况也做出了一系列行动,试图追回国有资产,降低资产损失。这样的动作步伐清晰可见,早在2014年6月向市政府呈报的《关于解决原兴市公司改制问题涉及我局有关事项工作进展情况的报告》中提出由市规划局作为原告提起确认《产权转让合同》无效的诉讼,同时哈尔滨市人民政府法制办2014年8月11日《关于原兴市公司与现代公司产权处理有关情况的报告》(哈政法呈[2014]22号)经市长宋希斌批示,亦认为改制确有不妥,将兴市公司以零资产转让损害了国家利益,也损害了企业职工利益,应由市规划局为主,将案件进入诉讼程序,加速推动资产处置工作。
      然而,诉讼之路并不顺畅。2019年10月,哈尔滨市自然资源和规划局向道里区人民法院提出确认《产权转让合同》无效诉讼。道里区人民法院认为案件不属于民事案件受理范围,驳回哈尔滨市规划局的起诉。职工股东作为利害关系人申请参加诉讼,未被允许。规划局又于2019年12月4日向哈尔滨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市中院以该案不属于人民法院受案范围为由,再次驳回规划局的诉求。同时,哈尔滨市规划院也向市中院提起确认《产权转让合同》无效诉讼,市中院提出同一法院不能做出不一样的裁定,将规划院的诉讼请求再次驳回。
      “这是不合规定的,他们这样做违背了最高人民法院的判决,”张斌拿出一份判决书,“最高法民终(2016)149号裁定书第12页中就指出该类案件属于人民法院应当通过对案件进行实体审理来解决问题。最高人民法院(2019)最高法民终568号民事判决书第22-23页中,关于此案是否属于人民法院受理民事诉讼范围的问题时,又再次确认本案属于人民法院受理民事诉讼范围。”
      申诉之路并未停止,究竟谁对谁错?现在哈尔滨市自然资源和规划局到黑龙江省高院发起诉讼,也迟迟没有结果。张斌罹患严重糖尿病已有多年,小吃店的生意也并不是很好,他在张凯多年的暴力行为中也曾遭受打击,面对求告无门的一次次失败,他有过气馁,但“咽不下这口气,这不单单是我们个人的损失,这是变着法地坑害国有资产,我们一定要不停上诉,相信正义到来。”
游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