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12345
总版主
总版主
  • UID60
  • 粉丝1
  • 关注0
  • 发文数62
阅读:227回复:0

山西介休商业巨头猝然离世 两个女人为争财产对簿公堂

楼主#
更多 发布于:2021-04-25 09:23
   二零一七年三月二日山西省介休市人民法院的一纸判决,引发了时至今日的一起诉讼。判决书中,被告人郭秋梅对自诉人曹玉莲指控其与阎吉英常年以夫妻名义共同生活的事实认可,但辩称其不知阎吉英已婚。真是可笑,郭秋梅和阎吉英是同村人,两家相距直线距离几十米,却不知其已婚。法院判决有法院的依据,可老百姓心里也有一杆秤。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

   一艘资产上千亿的商业巨舰,因为掌舵人阎吉英的溘然长逝,而使得旗下各子企人心惶惶,更因为掌门人生前感情纠纷而遗留至今的家庭问题,祸起萧墙,其妻子携子女与小三郭秋梅对簿公堂,就死者名下财产分割以及其所经营一众子公司的归属问题展开争执。一审终结后再上诉,往返于介休,晋中以及太原等山西省各级法院间,使得死者生前靠辛劳打拼而来的良好声誉损失殆尽,该公司旗下各经营实体因为管理者的更迭而人心不稳,意外事件频频发生,濒临倒闭,其中不乏有蜚声中外的介休绵山旅游风景区,令人唏嘘不已!

    从2015年6月25日开始,随着介休市三佳集团董事长阎吉英的因病(脏器衰竭)去世,其名下所属企业就开始陷入群龙无首状态,而更让人意想不到的是,因为他的突然离世,其深埋生前而久未爆发的家庭隐患,也成为令人瞩目的社会焦点显示于世人面前,其发妻曹玉莲携五子女联袂上阵,以重婚罪将与阎吉英有说不清关系的女人郭秋梅告上了介休市人民法院。一审完毕申诉,被晋中市中院驳回后又向山西省高院提起上诉,庭战方酣,真应了那句"停尸不顾,束甲而攻"的老话,成为坊间热议。众所周知,在介休市,阎吉英与三佳集团己经成为当地经济富庶与成功的标志与符号。三佳集团的经济实力有目共睹,三佳的骄人业绩令业界交口称赞。阎吉英的离世,三佳掌舵人宝座位属何人,已成为介休市政府与民众心中的悬疑。因为三佳新掌舵者的份属以及其经营思路将直接影响到介休市乃至山西省整体经济发展大局。

    万丈高楼平地起,事非经过不知难。三佳集团之所以能成为介休市家喻户晓的企业,与创业者含薪茹苦的经历是分不开的。从企业发起人阎吉英的人生历程即可窥一斑。阎吉英,介休义安村土著居民,一穷二白成家,以老为实勤劳务工,从义安村第五生产队队长,民兵营长,到商海小试牛刀做焦炭中间商,以诚取信,以勤补拙,在那个被人割资本主义尾巴的年代勉强渡日,事业却越做越大,在同村民众口中赢得了很好的口碑。70年代末,国家经济形势与政策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头脑灵活又人缘好的阎吉英瞅准商机,跟亲戚借了600元后在大许村开始创业,用当地老百姓的话说,从此他的人生就像开挂了一样,不久就成了村里的万元户,百万元户。1983年党的改革开放政策放开,阎吉英又百尺竿头更进一步,积累了一定资金的他扩大经营规模,承包了三佳村的魚塘,又修建了三佳煤化厂,挂名于三佳乡,实际拥有人为阎吉英。煤化厂成立后,因生产需要开始招人,义安村大部分人被招进公司务工。1990年中外合资,1997年更上层楼公司投资几十个亿开发绵山旅游区,2006年企业转型,2008年公司项目延伸至内蒙,开矿走煤,企业发展得风生水起,如日中天。
     阎吉英本人也荣膺多项桂冠,可说星光照耀,山西省第九届、第十届人大代表。山西省特级劳动模范,全球100佳晋商,山西省乡镇企业十大新闻人物,山西省外商投资优秀企业家、山西省优秀民营企业家、山西省三晋功勋企业家、山西省经济结构调整突出贡献企业家等。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2015年6月25日,介休名人三佳元勋阎吉英星光陨落,却就一个棘手问题留给了他的家属亲朋,即公司法人的变更和银行贷款的相关手续变更!在阎吉英去世后,一个名唤郭秋梅的女人开始粉墨登场,并且频频出现于公众视野。2015年6月25日阎吉英去世,6月27日郭秋梅就去介休工商局变更法人代表资格,与之同时,银行也向介休市政府提出建议,要求股东和法人代表同时变更,不能只变更其中一项;8月24日,郭秋梅再次递交不完整资料,要求变更法人代表。并向银行出具了郭秋梅与阎吉英的虚假结婚证明(不具备法律效力)。9月1日,郭秋梅如愿以偿坐上三佳集团,三佳煤化有限公司及绵山风景区法人代表的位子,成了众企业的实际控制人。三佳集团领导层一夜变天,发生逆转的原因何在,郭秋梅究竟是什么样的来路,怎么能在短时间内轻而易举攫取了三佳的实际领导权,成了叱咤风云的人物?
    根据方方面面信息反馈,郭秋梅一家也祖居义安村,与阎吉英家为邻居。1983年三佳煤化厂成立后,郭秋梅成了煤化厂的出纳。因是同村郭秋梅在三佳煤化公司的地位逐日提升,一直担任着公司的财务总监,她成了阎吉英身边不可或缺的人物。郭秋梅日渐受宠引发了阎吉英原配曹玉莲及众子女的重视,也曾因此闹得四邻不安,沸沸扬扬过,可最后被阎吉英用软言温语抚慰下去,一场风雨过后使得原配与郭秋梅之间两不相侵,平安相处。兴许是事业的飞速发展转移了大家的视线,一晃十几年过去,两方再未因地位及名誉有过任何争执。岂料天不假年,一代商业奇才阎吉英因病离世,时间仓促,未来得及妥善设立遗嘱,安置后事,以至于原配与小三因企业法人变更和相关企业的实际控制权而产生了实质性冲突,几经调停未见成效,利益的鸿沟边双方几年下来仍呈剑拔弩张状态,势成水火。
    目前争执的双方都把决定权交给了具有法律裁决权的法院,曹玉莲以郭秋梅犯有重婚罪告上法庭,可从介休法院,晋中市中院的判决书以及驳回申请书显示,阎吉英原配发妻曹玉莲一方明显处于劣势,法院的判决依据是,曹玉莲提供不出结婚证,而其他如户口底册及相关部门出具的证明也因没有结婚证不予采纳。而郭秋梅也不知阎吉英已婚,郭秋梅和阎吉英是同村人,两家相距直线距离几十米,却不知其已婚。万般无奈,曹玉莲只能上诉,结婚证因年代久远而不慎丢失了,至于相关部门的证明则是因为政府行政地域设置变化了的缘故,原审法院方没有做细致认真的调查取证,在本案的事实认定上存在重大错误,在审理程序上存在严重违法情形。不难看出,这起案件本身很简单,但其中牵扯到了巨大的利益。所以,山西省高级人民法院的寻权问题就显得尤为重要,来自当地知情者的讯息,曹玉莲方与郭秋梅方都在寻求新的证据,蓄势而发。山西省高院将给予怎样的结果,拭目以待。(春晓 一夫)
来源法制与社会sclw.fzyshcn.com/zhyw/163352.html
游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