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ngyi
总版主
总版主
  • UID97
  • 粉丝0
  • 关注1
  • 发文数91
阅读:196回复:0

沭阳沭城镇:不养老的蔡建为何能霸占父母的安置房?!

楼主#
更多 发布于:2021-05-18 11:07
“百善孝为先”,这不仅是中国的传统文化,也是中华民族的传统道德,试想一个对父母都不行孝道的人,其他方面又能好到哪里?最新颁布实施的《民法典》也对赡养老人做出具体规定,但每一个法条的实施要靠全社会的共同努力,才能营造广大公民自觉自律的环境,特别是司法机构要加大执法力度,才能让社会的公平正义得到彰显,才能促进社会的和谐稳定发展。
      可是,最近在江苏省沭阳县人民法院判决的一起家庭财产纠纷案中,蔡幼民、叶书华老两口表示强烈不满,虽然案件结束终审,但这两个80多岁的耄耋老人还在不停地向省高院申诉,这就不由不让人探个究竟。
      据两位老人反映,夫妻俩共生育三女一子,多年来一直和小女儿生活在一起,其他三人均已成家。早年因为家庭矛盾纠纷,他们与儿子蔡建几乎没有往来,更不要说赡养的义务,可是在老人家取得拆迁安置房之后,儿子蔡建突然采取手段强占房屋,而且恶人先告状起诉父母,企图用法院判决手段把自己霸占的房子合法化,通过他的四下活动,捏造虚假证据,最终沭阳法院的审判员卢某以“常理”的推导思维进行裁决,让蔡建如愿以偿得到房产。
      为了让网友更清楚地了解前因后果事实真相,同时,揭开蔡建的伪善的画皮,我们不妨按照时间的顺序把蔡家的变迁梳理一下,究竟孰是孰非还请网友加以甄别。
     偷卖建房材料,逃避家庭责任
      1980年的时候,蔡幼民、叶书华夫妻俩举家迁到沭阳县南关乡孙巷居委会,并在1984年的春天,建起了长13米多、宽5.5米的四间主屋。
      1983年的夏天,蔡家排行第二的蔡建初中毕业了,这个并未让父母省心的儿子,转学复读就没少麻烦过,还因管教与父母产生隔阂。1987年的春天,为了给儿子将来创造更好的就业机会,蔡幼民东挪西凑借钱给他办理了城镇户口,想方设法把他安排到沭阳县船舶修造厂上班。
      1988年4月9日,蔡建与丁彦芳结婚,因为这门亲事遭到其父母的强烈反对,就此拉开了家庭矛盾的序幕。1992年底,蔡建小两口趁其父母不在家时,居然把父母积攒多年的砖瓦建房等材料偷卖了,他的父母非常气愤为此大吵大闹一番。可蔡建却用“以后不要家里的一砖一瓦,也不会养老”地恶言回怼父母!家旁邻居劝说时,他竟然说出“不就一千多块钱的事吗”话来!就在1993年初搬离与父母分开生活,从此与父母失去往来。
      1995年春,年近60的蔡幼民聚齐材料建造偏屋,他和女儿们填土搬砖忙里忙外,为此累出一身病来,可年轻力壮的蔡建并没出现。倔强的蔡幼民心里怄气,不要儿子的帮衬也会把家庭建设得像模像样。以后在二女儿和小女儿的支持下,不仅建好了东、西两侧的偏屋,还陆续在主屋的北面又建五、六间偏屋。
      由于遭遇沉船事故,蔡家的生活发生很大变化,为了维持家庭生计,蔡幼民在外租房,后又在孙巷桥西边的家门口收购废品,直到2002年在女儿的再次帮助下,靠近路边建房卖点香烟等杂品。而自1993年分开生活的蔡建用卖建材的钱,在淮河边码头买条小船作为住所,同时利用便利条件搞起了船舶电焊修理,后来逐步办起了船舶修理厂,日子自然比其父好过多了。
      不择手段抢房,丧心病狂虐父
      古语说:鸦有反哺之义,羊有跪乳之情。靠修理起家的蔡建根本没有孝道意识,赚钱之后的他想到的不是父母,更不会是他的姐妹,而是全款购买了一套商品房。不联系并不代表不发生矛盾,从蔡建、丁彦芳两人离家后,蔡幼民老两口的头疼脑热、生病照料、家庭开支都由小女儿包揽,即使这样还发生过多次儿媳儿子辱骂、殴打年迈父母的荒唐的事件,当地南关派出所有多次出警记录。
      时间一晃到了2010年8月,随着城市改造的步伐日益加快,孙巷居委会面临拆迁。看见利益的蔡建当然不会放过这样机会,于是,人性里最丑陋的一面,都在蔡建这个不孝儿子身上演绎得淋漓尽致,活脱脱一副厚颜无耻的嘴脸。
      2010年10月13日,蔡建想拿到父母的拆迁材料,一怒之下砸烂父母的卖烟柜台,摔碎父母的生活用品,指鼻瞪眼辱骂年迈的老母,不择手段就是为了拿到安置房。
( 图为2010年10月刚拆迁后,蔡建到父母的临时居住地砸坏摆摊柜台)
      这次拆迁蔡幼民置换大、中、小三套回迁房,为了清偿以前的债务,蔡幼民把其中106平米的中套进行变卖。蔡建一边带着老婆多次到蔡幼民临时住地辱骂,一边采取霸王硬上弓的方式抢占了121平大套安置房,随后迅速进行装修,然后对外出租牟利。
      2013年11月29日,在沭阳县拆迁安置工作组的干预调停下,以蔡建同意赡养老人为条件,签订房屋使用的有限条件,可其母早已失望,继而坚决不同意给房子。蔡建因为抢房又不赡养问题,当地政府部门、居委会、综治办等多次进行调停,另有多次的报警记录,其间他妹妹都成为他撒野殴打的目标!
       孝敬父母、赡养老人虽然有着法律条款约束,但要真正落实还靠自觉行为,而早就与父母及其家人割裂亲情的蔡建得寸进尺,竟然以先办房产证为由拒绝养老。
      2014年7月11日深夜,声嘶力竭的“救命啊”震惊邻居,蔡建为抢第二套房子偷袭年迈老父,蔡幼民在拼命出逃时仍被勒住脖子导致昏厥,后被120送医急救。派出所民警让蔡幼民写下“如果儿子因坐牢出来跳河了,不要再找派出所要儿子”的保证后,采用“和事佬”办法又让蔡建“保证养老”为由结案。
     蔡建对于房产的贪婪,近乎达到丧心病狂的魔境,2016年春节临近时,蔡建突发善心给父母送去包子,不明就里的小女儿误食后,出现头疼头晕、昏迷,身体丧失平衡等不良症状,仔细察看剩下包子,大多有着不规则的红斑,蔡建的女儿“解释”是塑料袋盛装过其他东西,当天即对这些包子进行了调换,后来报警也是不了了之。
      捏造虚假证据,掩盖违法行为
      2017年7月12日,为了使抢占的房屋合法化,蔡建、丁彦芳居然把其父母告上法庭,企图通过判决手段办理产权证。他在诉状里罔顾事实,虚假陈述,并多次在庭外威胁知情证人,以达到阻止证人为其父母出庭作证目的,审理法官也是偏听偏信,不加分析调查,想当然地将蔡建所占的房子判归于他,二审法官直接采信蔡建的复印件内容,并专为蔡建量身定做了所谓的“调查”证据,且对蔡幼民老两口及小女儿居住的小套毛坯房留下析产伏笔。
      2017年11月7日,第一次开庭时,蔡建一个证人没有,一审法官看到蔡幼民有证人后,一边安排证人在庭外等候传唤,一边放话“蔡幼民就是带100个证人也没有用”,并在庭审中诱导蔡建编造对自己有利的虚假历史,中途故意休庭,给蔡建到庭外威胁证人的机会;蔡幼民反映证人被威胁时,法官却装作不知,不予理睬,后来竟以蔡幼民到庭的证人较多、无法审理为由不让证人出庭而结束庭审。
      更让人意想不到的是,庭审快结束时,法官有意提醒蔡建追加诉讼已经被老人卖掉还债的房屋,别有用心激化家庭矛盾。
      新时代法治建设对增强司法裁判的公信力和权威性,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按照常识,法官的司法经验与智慧应当娴熟驾驭司法判决裁判,司法判决水平的高低直接反映了沭阳法官业务素质的高下,在偏离主题的恶意诉讼之中,个别法官不是主持司法公道的法治精神,而是主观臆断把水越搅越浑,可二审的宿迁中院也没有予以纠正,这背后是否存在猫腻,蔡家父女不得而知。
      更为蹊跷的是,宿迁中院的二审判决书原被告双方本应同时寄出,可是蔡建早于其父母20多天就收到判决书,开始背着父母办理房产证手续的时候,蔡幼民都没收到判决书,经办法官周某某的违规行为,就是为蔡建办证提供便利。
      “虎毒还不食子”,这是所有中国父母慈爱胸怀的真实写照,但对于蔡建这种忘恩负义的儿子,蔡幼民只好拿起法律武器。
      2020年6月15日 蔡幼民追诉近30年来的赡养义务,而蔡建为了达到应诉目的,竟自编自导了上门送东西的假象,然后让他女儿偷拍“赡养”画面。
      由于长期关系恶化,即便在庄严的法庭上,蔡建仍然是恶语相向、出言不逊,为达到为自己辩解的目的,不惜对其父母及其他亲属进行人身攻击,诬陷父母装病,不需他人赡养,还向法庭提交偷拍的视频“证据”。
诉求公平正义,维护合法权益
      法律规定成年子女赡养扶助父母的义务,包括对老年人经济上的供养、生活上的照料、精神上的慰藉以及照顾老年人的特殊需要。
     面对85岁的父母,蔡建诡辩尽到了赡养义务,只能让人嗤之以鼻。为了争夺老人赖以养老的拆迁安置房产,一次又一次地将老人告上法庭,甚至在争夺过程中不惜对老人辱骂、大打出手,其恶劣行径显得极度自私和虚伪!
      蔡建的行为不仅违反传统道德,也与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相悖,更是一种违法行为。长期以来其应当承担的赡养义务已由其他赡养人承担了,而蔡建也因其违法行为实际上获得了利益,这对其他尽到赡养义务的子女来说是不公平的,也不符合法律的本意,违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
      依照常理,蔡幼民、叶书华老两口尚且健在,具有民事行为能力,家庭财产分割还轮不到他蔡建指手画脚,即使就算赠与,老人还有撤销和收回的权利。如果他对父母好,父母自然会把房子给他,也就不可能出现抢房诉讼的局面。法院既然开庭分家析产,法官就应该按照公序良俗的原则,公平公正的处置家庭矛盾,根据个人对家庭贡献来评判,不是想当然地凭空推导,“推理”断案,不能因为蔡建抢房就是先入为主。蔡建名下的房产、船厂等财产,为何没有纳入家庭共有财产一并分配?这不能不说是一个玄机!这样判决不但没有解决家庭纷争,反而把裂缝越撕越大,而且助长不孝之人的缺德之风!
      培根说:如果一次犯罪可以说是污染了水流,那么一次不公正的司法裁判则是污染了泉源。
      尊重事实,敬畏法律,是对广大司法人员的基本要求,可是沭阳法院的个别法官断章取义、罔顾事实的判决,已在当地造成了强烈反响。有鉴于此,蔡幼民作为申请人,正在向上级纪检机关和最高院进行上访申诉,对于蔡幼民的申诉状况,媒体也将继续予以关注。 (郑毅  龚平)




免责声明:
以上为来信全文刊登,内容未经完全核实,本网站所提供的信息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只供参考之用。
本网站及其雇员一概毋须以任何方式就任何信息传递或传送的失误、不准确或错误对用户或任何其他人士负任何直接或间接的责任。
在法律允许的范围内,本网站在此声明,不承担用户或任何人士就使用或未能使用本网站所提供的信息或任何链接或项目所引致的任何直接、间接、附带、从属、特殊、惩罚性或惩戒性的损害赔偿(包括但不限于收益、预期利润的损失或失去的业务、未实现预期的节省)。
本网站所提供的信息,若在任何司法管辖地区供任何人士使用或分发给任何人士时会违反该司法管辖地区的法律或条例的规定或会导致本网站或其第三方代理人受限于该司法管辖地区内的任何监管规定时,则该等信息不宜在该司法管辖地区供该等任何人士使用或分发给该等任何人士。用户须自行保证不会受限于任何限制或禁止用户使用或分发本网站所提供信息的当地的规定。
本网站图片,文字之类版权申明,因为网站可以由注册用户自行上传图片或文字,本网站无法鉴别所上传图片或文字的知识版权,如果侵犯,请及时通知我们,本网站将在第一时间及时删除。
凡以任何方式登陆本网站或直接、间接使用本网站资料者,视为自愿接受本网站声明的约束。


游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