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ngyi
总版主
总版主
  • UID97
  • 粉丝0
  • 关注1
  • 发文数91
阅读:180回复:0

求李乐成省长回头看襄阳欠薪旧账 马旭明书记忙大事顾不上管我们

楼主#
更多 发布于:2021-06-15 17:53
尊敬的李乐成省长:
                              您好!

        我们是农民工,2018年4月20日我们开始建设位于襄阳市老河口市的湖北金赞阳50万吨造纸工程厂房市政及污水处理池工程。可我们领班桂女士告诉我们,这个金赞阳公司就是个皮包公司,到现在还欠着我们将近500万的钱不还。
      李省长,这个项目是您任襄阳市委书记的时候建的,您不能丢下我们不管啊。现任的市委书记马旭明天天忙大事,又是新官上任,顾不上处理我们这些旧账。


     荣获湖北省政府“背书”的皮包公司
     2015年11月10日,湖北政府网刊发了题为《百亿元楚商资本抢滩老河口 设施建设全面开工》的报道。这篇文章报道称,湖北金赞阳循环经济发展有限公司董事长金铖宣布,公司致力于建设年产50万吨工业用纸生产线,包括高强瓦楞原纸、牛皮挂面箱板纸、灰底涂布白板纸和涂布白卡纸等产品。按照企业的预估,项目建成后年营业收入可达17.46亿元,年创税收8474万元。
      但事实上,建厂的时候老板张文旭已经资不抵债了,由时任老河口市委书记的郑德安(现任襄阳市自然资源和规划局局长)招商引资而来,时任老河口市长张学林现任老河口市委书记。
      有了上级部门领导的“背书”,金赞阳公司得以在没有办理立项、规划等手续的情况下“裸奔”开工。
      见证了金赞阳公司表现出来的“实力”后,我们这些农民工一步步钻进了金赞阳精心编织的圈套中。

     编好故事“请君入瓮”
     这家号称投资21亿、年产50万吨再生纸的金赞阳却是一个“三无项目”,从2014年开始建设至今,不但没有土地使用手续,连国家规定必须上缴的农民工保证金也没有缴纳。
      作为一个投资21亿、年产50万吨再生纸的项目,金赞阳的项目工程在相对贫困的老河口市可以说非常诱人,也引来全国各地的建筑商和材料商纷纷加入。
      据了解,这个项目从投入建设之日起,发包方金赞阳公司就没有投入过太多资金,也可以说金赞阳根本就没有钱。实际控制人金赞阳负责人张文旭对外声称,项目投产之后当年即可实现盈利9000万元。诱人的虚构“利润”的本意是用“空手套白狼”的方法,将这个项目建设起来。最有效的方法就是吸引工程队来施工,再用各种理由不按照合同进度支付工程款和农民工工资,发生纠纷就强行将对方踢出场,再让新的施工队伍进来,依次往复,工程在接近五年陆续进行,一波又一波的施工队伍和农民工拿不到工钱。
      我们领班桂女士在认识金赞阳总经理张文旭的时候,对方告诉她工程项目总投资为21个亿,当时她也持有怀疑态度,通过网络查询发现,湖北日报及一些自媒体有相关报道,便信以为真。
     于是,2018年4月20日她与玉山公司签订“湖北金赞阳50万吨造纸工程厂房市政及污水处理池工程”的合同,并约定桂女士负责建设厂房、厂区道路污水处理池工程,同时还约定,按照工程进度支付各项工程款。
      桂女士依照合同履行约定,但玉山公司却不按合同约定支付工程进度款,导致桂女士无法支付农民工工资,只能停工。
     然而,对方不但不支付她的工程款及农民工工资,私下又找来一个工程队,并霸占她购买的所有材料和工程机械,再强行施工。她之前所使用的厂房和会计室的门也被撬开,室内的电缆线及财务用品均被盗,当地警-察出警后做了记录便离开。桂女士多次打电话向警方催问结果,再无音讯。

     发不了的农民工工资
     桂女士当初是以个人名义跟金赞阳签订的分包合同,不能成为欠薪主体。我们只能催促桂女士跟金赞阳协商。
2019年11月,桂女士请来媒体刊发了题为《起底湖北省老河口金赞阳50万吨再生纸项目裸奔工程》、《十问“湖北金赞阳50万吨再生纸项目”职能部门不作为(第一问)》、《十问“湖北金赞阳50万吨再生纸项目”职能部门不作为(第二问)》等报道。
      当时,您任襄阳市委书记,原老河口市委书记郑德安任襄阳市自然资源和规划局党组书记(敢于力排众议让企业“裸奔”开工的领导是怎么做好规划工作的?我们不懂)。
     可能是您看到了上述报道,金赞阳公司于2020年元月23日向桂女士签了欠条,约定了还款期限。
      看到该欠条后,我们总算舒了一口气。但没想到,签了欠条之后就没下文了。我们迫于无奈,于2021年2月向老河口现任市委书记张学林发布了公开信求助,期望政府能督促金赞阳还钱,或者政府能动用财政资金先垫付我们的工资。但桂女士告诉我们,政府现在拿金赞阳没办法,而且政府也不可能给我们垫钱。
      我们写公开信之前的1个月,您已经升任湖北副省长了,对于您任职襄阳时候的旧账您可能已经不关注了。马旭明书记当时任湖北政协副主席,1个月后才任襄阳市委书记,我们相信,他到襄阳之后市委宣传部应该向他汇报情况了,但可能是他忙于大事,顾不上处理您留下的旧账。
      李省长,现在金赞阳欠我们工资多年,已经让我们揭不开锅了。您可不能不管我们啊。





免责声明:
以上为来信全文刊登,内容未经完全核实,本网站所提供的信息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只供参考之用。
本网站及其雇员一概毋须以任何方式就任何信息传递或传送的失误、不准确或错误对用户或任何其他人士负任何直接或间接的责任。
在法律允许的范围内,本网站在此声明,不承担用户或任何人士就使用或未能使用本网站所提供的信息或任何链接或项目所引致的任何直接、间接、附带、从属、特殊、惩罚性或惩戒性的损害赔偿(包括但不限于收益、预期利润的损失或失去的业务、未实现预期的节省)。
本网站所提供的信息,若在任何司法管辖地区供任何人士使用或分发给任何人士时会违反该司法管辖地区的法律或条例的规定或会导致本网站或其第三方代理人受限于该司法管辖地区内的任何监管规定时,则该等信息不宜在该司法管辖地区供该等任何人士使用或分发给该等任何人士。用户须自行保证不会受限于任何限制或禁止用户使用或分发本网站所提供信息的当地的规定。
本网站图片,文字之类版权申明,因为网站可以由注册用户自行上传图片或文字,本网站无法鉴别所上传图片或文字的知识版权,如果侵犯,请及时通知我们,本网站将在第一时间及时删除。
凡以任何方式登陆本网站或直接、间接使用本网站资料者,视为自愿接受本网站声明的约束。
游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