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v0410
总版主
总版主
  • UID76
  • 粉丝0
  • 关注0
  • 发文数114
阅读:151回复:0

追寻闪光的记忆——岳阳96岁老兵忆往昔峥嵘岁月

楼主#
更多 发布于:2021-07-18 10:57
他曾在淮海战役中,用热血染红了被炮火烧焦了的土地;他曾雄赳赳、气昂昂地跨过鸭绿江,抗美援朝;他曾用自己的胆识和谋略在剿匪斗争中取得一次次胜利……
他叫易洲,1925年出生,中共党员,岳阳楼区郭镇乡人。1946年底被拉壮丁,加入国民党军队。1947年4月逃出来后,加入刘(刘伯承)邓(邓小平)大军,先后参加过襄樊、淮海、渡江、四川剿匪等著名战役,1952年又参加了抗美援朝战争,在大大小小的战斗中荣获过10多次战功嘉奖。
在中国共产党的百年华诞来临之际,岳阳楼区委常委、组织部长朱彦翼带领郭镇乡党委副书记李明、副乡长刘岳军,特意来到郭镇乡磨刀村看望老党员易洲,向他送去党组织的关怀和温暖,感谢他为党和国家作出的贡献。易爹在感谢组织的关心的同时,也向大家讲述了那段战火纷飞的峥嵘岁月。
“猛虎掏心”夺取襄阳城
1948年7月,襄樊战役发起。当时,易洲所在队部是由司令员王近山率领的中原野战军第6纵队,目标是夺取襄阳城。
襄阳城三面环水,一面靠山,北与樊城隔汉水相对,城南有羊祜山、虎头山等制高点,地势险要,工事坚固。自古打襄阳,都是先夺取山后,再攻城,但这次王近山率部打破常规,只夺几个山头,就直接攻城,来了个“猛虎掏心”。
攻城部队于10日攻占了襄阳城外东西两面守军的一些阵地。樊城守军惧歼,于11日渡河撤入襄阳。攻城部队鉴于襄阳南山主要阵地不易攻占,而城东、城西守军防御薄弱等情况,遂用“猛虎掏心”战术,从东西两面、重点置于西面,钳击城内守军。战至13日,攻城部队占领西关和东关大部。南山守军于14日退入襄阳城内,企图固守待援。15日夜,第6纵队和桐柏、陕南军区部队主力发起总攻,分别从西门、城东南与东北角三个方向攻入城内,并展开激烈巷战。
易洲说,当时部队被分为4个梯队作战,依次进攻,他是机枪手,掩护攻城,一个个战友倒下了,下一梯队继续又冲上去。“是战友们的尸体筑起了胜利的道路!”说到这里,易洲神情落寞,尤为伤感。
由于部队密切协同,向心攻击,于16日下午合击杨家祠堂第15“绥靖区”司令部,全歼守军。此役,共歼灭国民党军2.1万余人,俘国民党第15“绥靖区”司令官康泽。
战役大获全胜,易洲还清楚地记得当时王近山司令员说的话,“蒋介石送了两门大炮给我们!”
巧施妙计剿灭土匪
1950年2月,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西南局召开会议,决定把剿匪作为全区工作的中心任务。四川地区是抗日战争时期国民党的避难地,又是解放战争末期蒋介石在大陆作垂死挣扎的基地之一,反动势力基础雄厚,是全国匪患最严重地区之一,我军集中兵力全面进剿四川各地的股匪。当时,易洲作为解放军49团机枪连的班长,在剿匪中英勇善战,被授予“一等杀敌英雄”的光荣称号。
“当时,土匪数量十分庞大,要想成功剿匪,除了有胆识必须还要有谋略。”回忆起往事,易洲感叹道。他和土匪斗智斗勇的故事从他口中娓娓道来。
土匪藏身之地,一般十分险要,易守难攻。为了引出土匪,易洲想了一个计策。他和当时的一名副班长,化装成富人和佣人,挑着担子,假装荣归故里,回乡探亲。其实,担子里并没有值钱之物,有的只是手榴弹,且一根连接手榴弹的细线,勾在他们的手指上。
果然,走近村子的时候,被土匪喊停了。副班长是四川人,用四川话成功骗过了问话的土匪。靠近土匪窝时,易洲和副班长把担子往地上一放,还没等土匪掀开担子,他们迅速弯着身子往外滚,手指勾着线扯开手榴弹,炸开了花。隐蔽在暗处的部队立马跟上,一窝土匪全被剿灭,还缴获了70多把枪。
能活下来就很知足了
在易洲右肩下部的背上,至今还有一块凹陷清晰可见。易洲告诉记者,这是他参加淮海战役的最好见证,也成为他火线入党的荣耀时刻。后在渡江战役结束后,他正式成为一名共产党员。
1948年11月6日淮海战役打响。这是一场中国人民解放军中原野战军、中国人民解放军华东野战军在以徐州为中心,东起海州(连云港),西至商丘,北起临城(今枣庄市薛城),南达淮河的广大地区,对国民党军队进行的战略性进攻战役。
淮海战役到1949年1月10日结束,徐州“剿匪总司令部”刘峙指挥国民党军五个兵团、22个军、56个师及一个“绥靖区”共55.5万人被消灭及改
编,解放军总共伤亡13.4万人。淮海战役是三大战役中的第二个战役,也是解放军牺牲最重、歼敌数量最多,政治影响最大、战争样式最复杂的战役。
这次战役中,易洲的右肩下部背骨被敌炮弹片击中,受重伤。“那么多战友一个接着一个离开,我能活下来是多么幸运。”易洲点了支烟,继续回忆道,后来的渡江战役和抗美援朝,牺牲了很多战友,活着的人根本来不及悲伤和痛苦,只能不顾一切往前冲。
易洲说,那时候性命是随时都有可能丢掉的。记得在朝鲜时,他所在的部队要换新团长,当时大家准备在坑道里开会。会前,他到一旁上了一趟厕所,突然,“砰”的一声巨响,坑道被炸,所有人都牺牲了。还有一次,半夜下大雨,他突然惊醒,听到窸窸窣窣泥土滑落的声音,他觉得不对劲。“坑道要塌了!”反应过来的他立马叫醒所有战友逃离了坑道。果然,就在最后一名战友离开时,坑道顶上的石头树木“轰”的一声全部塌陷。
几十年过去了,这些经历无时无刻不提醒着他,无数人用鲜血和生命换来的今天是多么珍贵和不易。他把一切都看得很淡,也常常告诫子女们:人生一定要懂得“知足”二字。现在的易洲已经96岁高龄,一直以来保持平和的心态,成为他长寿最为关键的秘诀之一。
奖状和证书是他的“宝贝”
1954年,易洲奉命回国,并被党组织送往南京步兵学校学习。两年后结业,被调至福建厦门,任9179部队275团2营4连连长,并在厦门成家。1959年,他因故提前离开了部队回到家乡岳阳。
历史长河,人生只是一瞬。从21岁开始,易洲戎马生涯十余载,这也成为他人生历程中最为出彩的一页。多年的战场经历,易洲积累了丰富的营救、包扎经验,他没想到离开部队和战争,也有派上用场的时候。
上世纪70年代,易洲参加铁山水库复修,砍柴、锤石头,即便战时负过伤的部位依旧疼痛,他也没有吭声。一天,炸炮出了事故,所有人都吓傻了,动也不敢动,只有易洲第一时间冲上前,抢救伤者,给他们包扎。后来送到医院,医生说那个腿炸断的病人,幸好遇到了一个专家,要不然就会失血过多死亡。
谈话间,易洲的老伴赵雪英抱着一堆泛黄的资料和荣誉证书,在记者面前一一打开,“这是剿匪斗争的奖状,这是朝鲜人民共和国勋章的证书……”赵雪英如数家珍,这些都是易老的“宝贝”,可惜的是几枚勋章30多年前因故遗失了,这也是老人最为遗憾和痛心的一件事。
如今,易老依然关心时事政治,每天定时守候在电视机前收看新闻联播。忆起当年的艰苦岁月,老人对现在的生活甚是满意:“没有共产党就没有现在的好生活!”(岳阳晚报 首席记者 韩章 记者 罗凯)
游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