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ngyi
总版主
总版主
  • UID97
  • 粉丝0
  • 关注1
  • 发文数91
阅读:172回复:0

省级医院出奇迹 好人治成重残疾

楼主#
更多 发布于:2021-08-06 00:50

   ——河南省人民医院骨一病区神奇增高治残术前后
    站着进来,躺着出去,从行走稍有不适,到患腿被接长5公分左右,历经4个多月剧痛折磨,花费近二十万元,最终被治成残疾,河南省人民医院骨一病区张宏军主任医师组的神奇增高术着实让人叹服。  

    日前,本网接河南省淮滨县一女士举报,称她因右腿髖关节发育不良在河南省人民医院骨一病区做了关节置换手术,让她料想不到的是,术后她的右腿增长了5公分左右,八个多月过去了她成了残疾,生活不能自理,请媒体为其呼吁主持公道。

   2021年6月10日,几经周折,记者见到了体态臃肿、丈夫搀扶、架着单拐的患者胡安勤。刚一见面,患者便四肢着地跪倒在记者面前,声泪俱下地说:我好好一个人,被医院治成了残废,没法活了,你们一定要给我主持公道啊。在众人的再三安抚下,患者情绪才稳定下来,并告诉记者:2020年10月初,她陪同患甲多种疾病的丈夫李金耀到河南省人民医院肾内科接受治疗。2020年10月9日,在安顿好丈夫后,她告诉肾内科主任陈辉说她右腿行走稍有不适。经陈辉检查后便说:“本院骨科一病区主任张宏军是我的朋友,是本院最好的骨科专家,医术最高,我给你介绍一下,你在他的病区治疗他会特别照顾你”。很快她住进该院骨科一病区,床位号09,疾病编码是 65.801,主任、主治医师张宏军、住院医师郑文迪、质控医师张硕、质控护士袁梅梅。经入院、门诊确诊为右侧发育性髖关节发育不良,确定治疗方案为“右侧人工全髖关节置换”。考虑到人工关节的融合性和术后效果,我家人多次当面或电话向张宏军、郑文迪咨询,张每次都信誓旦旦地表示:“他是骨科专家,这样的手术他做过无数次无一失败,术后3个月便能实现正常人行走,人工髖关节质量及置换术都非常成熟,让我们完全不用担心,就等着术后3个月活蹦乱跳吧”!

          胡安勤向媒体投诉

             胡安勤行走现状

     2020年10月12日,我被推进手术室,在全麻下行右侧全髖关节置换术、滑膜切除术及下肢关节松解术。4个多小时后,我被推回病房。看到我躺在床上两腿伸直后,张宏军惊讶地说:“坏了,腿接长了”。我丈夫马上问:“长了怎么办?”。张犹豫了一下马上说:“没事,已把关节放到正确位置,三个月后就能正常行走,如果有问题就找我,我负全部责任”。

     面对张铿锵有力的保证,我们选择了相信。2020年10月21日,在手术仅12天后,在我仍感剧痛、右腿仍长5公分的情况下,张便以病区床位紧张、在家康复省钱为由让我出了院。出院医嘱为:1、注意休息,定期换药(2—3天换一次),术后2周拆线;2、卧床1月,待复查后再行锻炼;3、规律服用药物……。

    出院后,我谨遵医嘱,不敢丝毫违背,术后一个月后我仍剧痛不止,每天都要服用昂贵的止痛药(张宏军开的处方),根本不能锻炼,右腿仍较左腿长5公分多。按照张宏军的要求,在淮滨县医院拍了我右腿髖关节部位x光照片后,手机拍照后发给了他,并电话质问张右腿仍长、剧痛不减的问题,张说:关节恢复很好,右腿长是因为时间还短,疼痛也很正常,只要加强锻炼,第3个月后就能完全康复。2个月后,剧痛未止,右腿仍长,再次拍片发给张再次问腿长剧痛问题,张回答如故。3个月后,依然如故。4个后,疼痛稍减,右腿仍长,不能行走,生活不能自理至今。

    我和我老公再次奔波数百里到河南省人民医院,希望能把右腿长问题解决好。骨头出问题了当然应住骨科,但是该医院竟把我安排到张宏军的朋友陈辉的肾内科。入院后,我们强烈要求张宏军参加有关我右腿长问题的会诊,并且多次打电话请其见面。张即不参加会诊,也拒不与我们见面,还竭力抱怨说我“不遵医嘱,没有加强锻炼,导致了肌肉萎缩,右腿增长了”。我都痛得哭天喊地,右脚不敢着地还咋锻炼,这不是故意找茬推脱责任吗?

     胡的丈夫李告诉记者:胡出院后4个多月内,每天都要吃止疼药,药力过去后,便疼得通身大汗,得不停地给她搽汗,身边一刻也不能离人,大哭小叫,寻死觅活,谁看了都心疼。张宏军让她加强锻炼不是骗傻子吗?他说的是人话吗?

    胡女士还说:我和我老公上个月29号入院,二次住院期间,河南省人民医院避重就轻,对我右腿长的问题未采取任何措施,也未给任何说法,本月6日我再次被赶出医院。

    走进医院的我被抬了出来,基本能正常行走的我在化费了近二十万元,度过8个多月痛苦折磨后在人的搀扶下忍着疼痛架着拐杖颤颤巍巍艰踉踉跄跄,原本完好的左髖关节也发生了退变。4个多月剧痛非人的折磨,昂贵医疗费的付出使我成了残疾,这一切都是河南省人民医院骨一病区张宏军造成的。该院这种极端不负责任的行为给我造成了巨大的损失,我强烈要求各大媒体对该这一行为进行全面曝光,强烈要求该院治好我的双腿并赔偿我的所有损失,恳请各位记者朋友为我伸张正义,主持公道!

      胡安勤向郑文迪诉说病情

     6月11日上午,记者以患者亲属的身份陪同胡女士来到河南省人民医院骨科一病区,适逢张宏军出诊,住院医师郑文迪出面接待。病区走廊上,患者问:你们当初承诺术后3个月就能正常行走,到现在8个多月过去了,为何我的右腿仍长5公分左右,仍不能行走?郑极不耐烦地说:手术很成功,没任何问题。患者说:没问题我能这样吗?郑恶狠狠地厉声说:“正常行走,让我看看到底怎样”。郑的恶劣态度导致患者家属强烈愤慨,说你说的是人话吗?一条腿长一条腿短怎么正常行走。郑无言以对,羞怒地走进医务室。医务室内,患者再次重复此前话题,郑恼羞成怒,抓其电脑鼠标狠狠地砸在桌上。见状患者家属极为不满地说:这就是你对患者的态度,你就是这样对待患者的吗?郑迟疑了一下答复说:首先肯定,患者是在我们这里做的手术,我们不推脱责任,但是手术是很成功的,因原关节错位靠上,经手术把关节下移到正常位置了,骨头还是那么长,是骨盆变形才导致右腿长。并说:因为你没加强锻炼才导致右腿缩短。记者质问:1、术前你们通过拍片观察清楚知道患者髖关节下移了,你们完全可予知术后患者右腿会长5公分,为何没采取措施予以避免?2、既然你们预知到术后右腿会增长,为何术前还保证术后3个月能正常行走;为何不把可能发生的问题告知患者;3、既然术后发现右腿过长,院方为何不采取补救措施而急于让病人出院;4、按常规术后只会疼不几天,为何患者会持续疼痛4个多月?5、既然你们说术后加强锻炼可恢复右腿长度,为何不及时制订康复锻炼方案?6、患者术后4个多月剧痛,右脚不能着地,你们为何单纯抱怨患者缺乏锻炼,而不考虑患者剧痛的实际问题,是你们草率不负责任还是在故意推脱责任。面对记者的质疑,郑无言以对,竭力狡辩说:手术肯定是很成功的,是没有任何问题的,不信你们就再拍一个片子。很快,患者一家上当了,在缴纳了费用后,患者被强令右腿弓着拍了张片。为了造假,为了掩盖院方的责任,患者又扔了几百元钱,又做了一次冤大头,让记者不得不佩服,河南省人民医院骨一病区可真是生财有道。          

    下午5时许,该院一病区保安林立,如临大敌。张宏军办公室里,张大大咧咧地半躺在椅上。记者就此前几个问题向其发问,张的回答和郑如出一辙,并说:你们现在就回去,注意加强锻炼,一个月后病情一定会好转。胡的丈夫听后愤怒地说:我们不愿做手术你非让我们做,结果好好的人被你治成残废,你一句话就把我们打发走,你们这不是强盗吗?人是你们治残废的,你们就得负责把她治好,人就交给你们了。张强硬地说:“手术没任何问题,怨你们不坚持锻炼”。说到此,张借故破门而出,急急忙忙地离开一病区。面对不愿离去的患者,张似乎认识到了自己的责任,傍晚7时许,一份“胡安勤康复锻炼诊疗计划”终于艰难地出炉了。至于患者的损失及后续的费用问题,张只字不提。记者惊叹:原来张主任就是这样对患者“负完全责任”的。

        6月27日,患者接到该院医患科电话,被告知:患者的问题与院方无任何责任。记者再次陪同患者、丈夫李先生来到该院医患科,记者问:既然你们说患者残废与贵院无责任,就请你们说出你的们无责任的理由,该科负责人回答:这涉及到患者隐私,不能说。李激动地说:我是患者丈夫,有什么不能说的!无奈该负责人以原则为由绝口不谈。院方霸道的态度令人气愤,李愤怒地说,我们不愿做手术,你们威胁说不做手术会瘫痪,现你们把人治瘫痪了,还说你们没责任,这还有天理吗?该负责人马上接口说:谁威胁你们你们告谁去,你们当时为啥不报警,如果你们报警了会出现这个问题吗?这是什么逻辑,这还是人说的话吗?还有比该负责人更无赖的吗?人不要脸,天下无敌,面对无赖,我们无语了,带着无奈,记者一行离开了该院。张宏军之所以敢这样对待患者,其根本原因在于该院有一个善耍无赖的医患科。当日下午5时许,在该院医患科办公室内,面对患者的诉求,一负责人说:该问题需要调查,十天后告知调查结果。

    为了帮助患者胡安勤尽快解决问题,讨回公道,7月6日记者一行冒着酷暑又随同胡的丈夫李金耀再次去省人民医院医患科找有关领导,他们态度仍然是冷酷无情,无一点解决问题的诚意,推诿扯皮,无理要求我们:一是在本院做医疗鉴定;二是想去哪告去哪告,我们医院每年发生这事多的去了。根据他们这种态度我们只有选择去省卫生健康委员会(省卫生厅)投诉,下午五时左右我们一行四人到了东区的省卫健委接待大厅,有关领导接待了我们,并对我们要求尽快到医疗部门做鉴定。如是省医院的责任、形成医疗事故,我们将严查并追究有关部门和个人的责任。

    医者父母心,白衣天使是人民健康的保护神。然而,河南省人民医院骨科一病区张宏军及有关领导竟反其道而行之,他们的行为完全丧失了职业道德,丧失了做人的底线。为追求效益先漫天夸口,诱导消费。草率手术致人残废后又百般推卸责任,已不配做一名医生。像他们这样道德败坏,丧失医德,置患者健康于不顾,只知道追求经济利益,只知道榨取患者金钱,沦为人民健康刽子手,怎么就出现在这个省级人民医院呢?我们呼吁河南省人民医院,你们该认真整顿了,不然,还有哪个患者敢到你们医院就医呢?

   根据事态发展,媒体将持续关注。                          

游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