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ngyi
总版主
总版主
  • UID97
  • 粉丝0
  • 关注1
  • 发文数91
阅读:249回复:0

查封财产不翼飞 申请执行人依法维权路漫漫

楼主#
更多 发布于:2021-08-06 21:02
——史国立依法维权长征路追踪 (报道一)
   本网讯:诉前被法院查封保全的财产,后在申请强制执行时却发现在案的财产不翼而飞,这样的离奇事被史国立遇上了,并由此被涉案法院依法逼上了漫漫维权路。
    一、禹州法院出怪事涉案法官枉法当盗贼
    史国立,1946年生人,家住闻名世界的登封少林寺旁边的宣化镇中寺沟。近期他一再向媒体反映,他被禹州市法院及相关法院枉法法官糊弄,并哭请媒体采访报道他的遭遇,揭露执法枉法者,维护社会公平正义。
   在采访中,史国立告诉媒体,他原是登封市王村乡寺沟村煤矿的矿长。1999年2月以前,禹州市顺发煤炭运销公司拖欠他259473.6元煤炭款,久催不还,无奈下他只好向法院起诉。在诉讼中他依法向禹州市法院缴纳了诉讼费和保全费,禹州市法院依法对顺发公司席富强所有,位于禹州市东商贸街三层九间的房屋和郑州矿务局超化煤矿贸易公司5. 2万元的货款进行查封保全。
   在法院审理中败诉的禹州顺发公司席富强,不履行禹州市法院1999年4月26日作出的生效判决,他交罢执行费当法院强制执行时,却发现诉前查封保全的两项财产均不翼而飞,被非法转走了。
 “禹州市法院不负责任,不及时追回被非法转走的查封保全财物,导致我的依法诉求无法实现。”史国立悲愤地对媒体说,“从1999年7月开始,时止2014年4月,在这15年的时间里,我上百次的到禹州法院找领导、找法官,他们不是打官腔糊弄就是不理不睬凉摆我。直到2015年,我委托律师查阅案宗时,才发现禹州市法院经济庭的法官枉法办案,把我申请该法院依法查封保全的当时价值30多万元:的房屋私自解封,违规执行给了银通典当行,导致我申请的强制执行一场空。真没想到禹州法院的一些法官竟会执法犯法,竟会这么坏!”
       二、腿跑断,嘴磨烂史国立公平公正找不见
     “回想起这15年的依法维权艰辛路,尝尽了人间的苦辣,真正体会透了什么叫屈死不告状!”史国立对媒体说,“在讨债告状无比艰辛的磨难中,曾多次想过一死百了,不再受这窝囊气。,后来我查阅很多法律书籍,最终去掉了寻短见的念头,在依法治国的精神鼓舞下又鼓起勇气依法依规奋力维权。随后我信心百倍的分别向最高人民法院、中纪委驻河南巡视组、河南省信访局、河南省法院、许昌市中级法院和禹州市法院寄函件,发电子邮件和送材料反映情况,表达我的诉求。上级领导对我反映的情况都非常重视,先后多次向禹州市法院批转材料,督促调查处理我反映的问题,可到了禹州法院这里比屁都松,有关领导和法官不但糊弄上级机关领导,并且还百般推诿,百般抵赖,以报复我向上级反映情况揭他们的短,至于依法解决我反映的问题就更谈不上了。”上面的“经”确实好都被下边的歪嘴和尚念歪了。
      史国立说:“党中央的方针政策和国家领导人关于依法治国,强调“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案件中都感受公平正义,党中央的声音和国家领导人的指示精神,让我们老百姓听起来欢欣鼓舞,但上面的好‘经’被下边的歪嘴和尚念歪后,让老百姓大失所望,灰心丧气。我在法院打官司的曲曲折折,依法维权至今仍然渺茫,就是歪嘴和尚故意把经念歪的结果。
    “我起诉打官司依法维权,明明白白是我胜诉,法院应该依法执行法院的判决,但他们却站在被告和枉法法官的立场上,替违法犯罪者辩护,
  “21年来,我历尽千辛万苦,从登封到禹州,从禹州法院到许昌中院,又到河南省高院和信访局反映问题,这样来来回回上百趟,他们玩法律游戏,把我玩的晕头转向,他们把好经念歪,差点把我念死。到现在我不但没有要回一分钱,并且又因此花出去十几万元,弄得我负债累累,倾家荡产,这都是歪嘴和尚把经念歪给我造成的。
   三、依法维权求赔偿与老虎谋皮是妄想
   史国立告诉媒体,从禹州市法院纵容相关法官偷转走我向法院申请执行的财产这件怪事中,就可以看出他们在背后都干了些什么。“2017年,经多方了解咨询,因禹州法院的过错,我可以申请国家赔偿,于是我就拿起法律武器,依法向禹州市法院提起国家赔偿申请,请求禹州市法院依法赔偿判决书中确定的款项及利息和相关费用,禹州市法院找种种借口耍赖扯皮,最终使我的正当权利无法实现。”为了向媒体反映实际情况,史国立向媒体提供了许多相关的法律文书和事实证据材料,让媒体查阅。媒体从史国立提供的法律文书和事实证据材料中看到: 2017年1月,史国立向禹州市法院递交了国家赔偿申请书,请求禹州市法院依法赔偿判决书所确定的款项及相关费用,禹州市法院以种种借口进行推脱抵赖,不予受理史国立依法提出的国家赔偿申请。因不服禹州市法院的决定,史国立于2017年2月向许昌市中级法院申请国家赔偿,许昌市法院的腔调与禹州市法院的腔调一致,驳回了史国立的正当申请。史国立不服许昌市法院的决定,于2017年7月向河南省高级法院申请国家赔偿。河南省高级法院撤销了许昌市中级法院(2017)豫10委赔2号决定,指令许昌市中级法院赔偿委员会重新审理。
  “河南省高级法院指令许昌市中级法院重新审理我的国家赔偿申请后,我天真地认为许昌市中级法院会实事求是地依法办事。”史国立对媒体说,“但我太天真,太幼稚了。许昌市中级法院为了庇护自己的下级禹州市法院中的坏官,根本就不顾事实,大玩法律游戏,为禹州法院推脱抵赖。以致后来,禹州市法院、许昌市中级法院和河南省高级法院中的个别法官串通一气,一 样的腔调, 一样的法律游戏戏法,把我玩弄于股掌之中,最终推脱抵赖不过,才勉强决定禹州市法院赔偿我一少部分请求。”“这太不可思议了。”史国立接着说,“从禹州市法院有关法官当!盗贼偷转走被我依法申请查封的保全财产,到许昌市法院为禹州市法院的违法行为推脱辩护,又到河南省高级法院的法官对我进行糊弄,使我清楚地看到有关法官的原则性极差,他们拿法律当儿戏,在他们身上根本就不存在公平正义,只存在官官相护和法律游戏。”
    四、相信法律相信党公平正义定实现
   史国立告诉媒体,针对禹州市法院个别领导和个别法官的违法行为,针对相关法院的枉法裁判,他和家人将拿起法律武器继续抗争并继续向最高层反映。“我相信法律是公正的,我相信党的方针政策是英明正确的。在违法乱纪者面前,他和家人绝对不会妥协,绝对不会认输,誓将抗争到底。
   史国立还向媒体表示,为了使自己的依法维权有力有效,他和家人将动员更多的正义人士支持他的正义行动,他和他的家人将向更多的新闻媒体反映禹州市法院个别领导个别法官的违法乱纪行为,让更多的新闻媒体关注他的依法维权事项,深刻揭露违法乱纪行为和给社会造成的危害,以维护法律的尊严,维护公平公正,伸张正义。
   本网将持续关注......


免责声明:
以上为来信全文刊登,内容未经完全核实,本网站所提供的信息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只供参考之用。 本网站及其雇员一概毋须以任何方式就任何信息传递或传送的失误、不准确或错误对用户或任何其他人士负任何直接或间接的责任。
在法律允许的范围内,本网站在此声明,不承担用户或任何人士就使用或未能使用本网站所提供的信息或任何链接或项目所引致的任何直接、间接、附带、从属、特殊、惩罚性或惩戒性的损害赔偿(包括但不限于收益、预期利润的损失或失去的业务、未实现预期的节省)。
本网站所提供的信息,若在任何司法管辖地区供任何人士使用或分发给任何人士时会违反该司法管辖地区的法律或条例的规定或会导致本网站或其第三方代理人受限于该司法管辖地区内的任何监管规定时,则该等信息不宜在该司法管辖地区供该等任何人士使用或分发给该等任何人士。用户须自行保证不会受限于任何限制或禁止用户使用或分发本网站所提供信息的当地的规定。
本网站图片,文字之类版权申明,因为网站可以由注册用户自行上传图片或文字,本网站无法鉴别所上传图片或文字的知识版权,如果侵犯,请及时通知我们,本网站将在第一时间及时删除。
凡以任何方式登陆本网站或直接、间接使用本网站资料者,视为自愿接受本网站声明的约束。
游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