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ngyi
总版主
总版主
  • UID97
  • 粉丝0
  • 关注1
  • 发文数91
阅读:148回复:0

河南省中牟县法官殴打举报人(续)

楼主#
更多 发布于:2021-08-18 18:39
    投诉人:魏全忠,男性,汉族,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河南省郑州市中牟县市民。家住河南省中牟县育才巷12号;身份证号410122196402150034
     近日,据报道,河南省郑州市中牟县发生一起法官殴打案件举报人事件,引发社会极高关注。有人认为,人民法官为人民,应该最熟悉法律,可是在办公区暴起殴打案件举报人究竟是为何?也有人认为,法官知法犯法办公区打人或许是因为举报人言辞过激,激怒了法官?
     据了解,被打的案件举报人就是爆料的魏先生,他告诉记者,2021年6月1日魏全忠拨打中牟县人民法院监督电话0371-62160161,希望向上级领导反映县法院副院长娄王记、法官袁国良二人枉法裁判的案件问题。当时通话对方回答说:“你这个问题应该去上访接待处上访,明天有院领导负责接访。你明天(6月2日)上午九点到法院一楼院长接访室向院领导反映吧”。
     魏先生满怀希望,第二天也就是六月二日上午八点钟左右来到中牟县人民法院。此时院长接待室已经有人正在接访,魏先生就走到立案庭和信访接待区入口处等待区的座椅上等待。这时魏先生看见自己案件一审的法官袁国良从接待处的一间屋内走出来好像是在送人。魏先生当即站起来就上前和他说:“我的冤案得不到解决,我还要到省里,到北京去告你”。法官袁国良当时情绪非常激动,话还没说完袁国良就在法院的走廊上抬掌就打,掌掴魏全忠,致使脑部轻微脑震荡、多处软组织受伤,引发严重抑郁症。


     袁国良法官打魏先生的整个过程都有监控记录,如今事件发生已经过去两个月了,举报人多次和法院及当地政法部门联系,双方均是以忙为借口不予回应该事件。法院方面也没有对涉嫌打人的当事人袁国良作出任何处理。至此,无论是法院的推卸责任还是政法部门的拖延,导致举报人如今求助无门……

     对于这个事情,网友纷纷发表了自己的看法:


     我们完全无法把视频录像中那个骄横跋扈、不可一世的打人者与高院法官的形象联系在一起。一个行为如此狂悖失检的人,与人们心目中对法官形象的体认,构成了尖锐而强烈的反差。也正是因为如此,事件一经在网络公布旋即引起公愤,公众对袁国良的控诉与愤怒,除了指向其放诞无忌的侮辱和打人行为,恐怕更多的还是指向其身份角色的彻底迷乱。其间寄寓着公众深深的失落与怅惘。尽管任何欺凌弱小的打人者都值得被谴责,但身为法官这么做则尤其不能被原谅。
 在一种普遍的观念中,法官,是一个肩负神圣使命的特殊群体。即使在公职人员队伍中,法官亦有其令人另眼相看的职业色彩。不夸张地说,纵然在当今公职人员美誉度不尽如人意的情境下,人们几乎是自然而然地对法官群体仍保持着一份敬意与信赖。原因无他,就因为法官是为这个社会,尤其为弱者输送正义的职业。
 然而,袁国良只用几分钟就毁灭了很多人心目中对法官的美好印象。与此同时,他也亲手将自己的职业前途推到了岌岌可危的地步。从简历来看,袁国良可谓是一名资深法律工作者,能坐到审判长和副庭长的位置,或可说明他的专业水准不低。但专业水准高超不代表就是一名好法官;在衡量一名真正好法官的标准体系中,比专业水平更重要的恰恰是一颗张扬人性之光的慈悲心与一颗永远如履薄冰、战战兢兢的敬畏法律、弘扬正义之心。
 身为司法人员,如何面向正义与良知?身为公职人员,如何面向社会大众?身为一个普通的人,又如何面向周遭的人?在袁国良打人事件长长的阴影中,包括司法人员在内的所有公职人员,尤其是各级领导干部,都应该向自己提出上述三个问题。我们不能假装在浩浩荡荡的公职人员群体中,袁国良只是一个个案,他也许更像是一个代表,以偶然却足够惊世的方式勾勒出整整一个群体的权力肖像:他们人格失控、官格失丧、角色失措,仅剩戾气、官气与意气。

     袁国良事件无疑是一记警钟!它揭示了一个令人不安的事实:被权力腐蚀、信仰迷失、灵魂出窍、不仅脱离群众,而且欺压群众的权力者,仍然存在,而且一直都在。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和坚决反“四风”活动,有极大的必要在更深更广的层次上展开,所有的人民公仆皆应继续照镜子正衣冠,出汗排毒,挤出权力中的虚妄和人性中的卑污,以更干净更谦卑的姿态与信念服务于民。
(来源:法治在线)
游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