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ngyi
总版主
总版主
  • UID97
  • 粉丝0
  • 关注1
  • 发文数91
阅读:142回复:0

贵州大方县:德盛商贸城安置地,何成2户人心头之“痛”

楼主#
更多 发布于:2021-08-25 06:31
     文\梁星辉
     从2014年到今天,对于贵州省大方县九驿街道办事处大寨社区爱群组的村民熊平、熊艳2户人来说,是期待也是煎熬。规划的合法建房宅基地,官司打了无数场,明明是一个很好的结果,可就是迟迟得不到政府安置的土地建房。多年来,“媳妇熬成了婆”,还是依然看不到一点希望。问题究竟出在什么地方,好端端的政府安置,咋会成为了这2户村民心头之“痛”?事情还得从7年前说起。

图:现在安置地上材料毁坏

      一波三折的“安置”
     2014年,贵州省大方县九驿街道办事处大寨社区爱群组的村民熊平、熊艳等2户人,为了响应大方县的发展,德盛商贸城建设,一方面,这是城市建设发展的需要,村民不能违背政府关于城市规划的政策;另一方面,政府也会给村民很好的承诺,根据大方县政府的文件精神,这2户村民同时获得“划地安置”的待遇。
    村民熊平、熊艳2户人,也是按照地方政府的要求,城市建设,需要把自己房屋进行的拆迁,也就二话不说,没有提出任何条件,就按照地方府要求,拆“旧居”,被统一安置到大方县九驿街道办事处,大寨社区神龙大道集中安置点“划地安置”。

图:签名的安置承诺书
   这块地,面积12m*15m,当时大方县城乡划局照常办理了规划许可证(方规用许字[2017]第0014号)地字第520000201620880。但是多次施工过程中,却受到了九驿街道白石村人宋光林、宋光祥等人的阻挠,并多次报警,处理无果,不在他们派出所处理的范围,多次找方政府,政府却是一拖再拖,不给予处理。直到今天,政府县领导换了无数回,2户村民“安置”情况,却越来越“渺茫”。奇怪的是达不到安置条件的早已安置,符合安置条件的却搁置下去。



图:2017年颁发的规划许可证
     官司赢了,政府找过了无数回,每次都报警了,三通一平费交了,不能得到施工,材料烂在现场,可施工屡屡受挠,2户村民看不到一丝希望……

图:款项单据

       无处申诉的矛盾
      现大方县九驿街道办事处,大寨社区原属大方县东关乡,由于大方县城市扩建,2020年改为九驿街道办事处,村民熊平、熊艳等2户人现居住在大寨社区。这块“划地安置”的土地,原属郑寨组郑勇所有,白石村人宋光林、宋光祥其实与这块土地一点关系都没有。郑某为了得到了好处,与宋同谋勾结,其目的是双方都能够得到了安置。县及其单位领导盗用职权乱作为,向宋签署其中手续证件和把柄,所以,环节存在问题导致不作为的情况。

图:宋光林、宋光祥等人2021年7月阻止施工
     然而,7年来,熊平、熊艳2户人却一直在白石村宋光林、宋光祥的威胁下,迟迟得不到施工,几次上报政府,政府也是一而再再而三的拖延不管。甚至说管不了,没办法。
    7年来,每一次组织施工,宋光林、宋光祥都会纠结起家人进行阻挠。土地是政府规划的,原来所有人是郑勇,作为白石村的宋光林、宋光祥还多次向法院进行了起诉。
    当地政府不管不问,无关土地归属权的宋光林、宋光祥敢出来阻挠施工,派出所受理纠纷,法院也判决土地归属权属于熊平、熊艳2户人,大方县城乡规划局下发了许可证。公民的合法权益受侵害不能维护,法律?司法权威何在?

图:2021年6月施工现场被堵
    然而、熊平、熊艳2户人依然望“土”兴叹,矛盾一次又一次发生,宋光林、宋光祥与郑勇之间,各级政府与三者之间,是有什么打不开的纠葛?一重又一重的迷雾,就让熊平、熊艳2户人无法走出这些矛盾“旋涡”,直到现在,居无定所的现状,还是改变不了这个事实。最终关键存在复杂系列问题,来自县级管辖部门领导方面,疏忽不慎,存在保护伞推卸,甩锅踢皮球不作为……

      法院“三审”没有“下文”
    从2014年至今,法院进行了“三审”此案,并在毕节市中级人民法院进行了终审判决。
     一份贵州省黔西县(现黔西市)人民法院行政裁定书(2017)黔0522行初88号,经审理查明,关于宋光祥、宋光林、宋明芬要求大方县城乡规划局(现为大方县自然资源和规划局)请求判决大方县城乡规划局撤销第三人熊平的建设用地规划许可证。熊平与三人不具备有本案的任何利害关系,驳回其起诉。
     另一份贵州省黔西县人民法院行政裁定书(2019)黔0522行初269号,依然是三原告(宋光祥、宋光林、宋明芬)与被告(大方县自然资源和规划局)向第三人熊平颁发建设用地规划许可证的行政行为无法律上的任何利害关系,三原告不具有本案的诉讼主体资格,依法应驳回上诉。
     第三份贵州省毕节市中级人民法院行政裁定书(2020)黔05行终185号,原裁定以宋光祥、宋光林、宋明芬与本案所诉行政行为无法律上的利害关系,三人不具有本案的原告诉讼主体资格为由驳回三上诉人的起诉,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凿充分,适用法律准确,依法应与维持。驳回上诉,维持原判。本裁定为终审裁定。


图:第三次毕节市人民法院的终审判决
     但是,法院“三审”判决,宋光祥、宋光林、宋明芬依然不管判决结果,依然直到今天还是阻止熊平等人的施工。
     熊平说:“直到今年2021年6月2号开始到7月,宋光祥等人每次都要派家人或者纠结伙同他人进行阻挠,让我们无法正常施工。反映到地方政府,政府依然不管不问,几次上访县里,还是维持着这样的现状,报警处理,警方(东关派出所)也说不属于治安案件,无法进行处理。只能上向九驿街道办事处反应。街道办事处的领导叫我们谁都不能动,谁动就是谁的责任……
     他还说,在国家加大扫黑除恶,保证民生发展和维护人民权益的今天,大方县怎么会让我们栖身安置一个“家”,就这么不容易。而且三次法院上诉不支持的情况下,这些人还执迷不悟,霸道行为依然照旧不改,实质也透露地方政府不履行职责主要原因。

     家没有,期待政府作为
     谈起这件事情,熊平、熊艳2人感触太深了。这么多年来,他们是很相信政府能够做好这些事,但宋光林、宋光祥等人一而再再而三的干涉,而政府的不闻不问,却背逆了为民服务的初心和宗旨,更加彰显置人民合法权益不顾。
    熊平说:“这件事不应该是今天这种结果,只要政府稍微关注一下,很多矛盾是不会出现的,就是因为政府的不作为,不关注,才导致了我们今天寸步难行。”
   “多次反映,依然无人问津,我们作为有理有据的一方,不可能用暴力解决问题吧?但每一次报警,警察尽职尽责汇报给政府,想起来还是心寒,总是让我们这样干着急无家可归。”无奈之下……请求政府重新规划地又不答复,若双方之间真惹出祸端,从追根覔源,经济和时间,精神上损失,政府当事人能如愿座山观虎斗下去吗?

图:无法正常施工多年,钢筋水泥已经锈迹斑斑,损失巨大
      熊艳说:“我们已经是投诉无门,每一次怀着希望,总是带来失望。土地原属于郑勇,政府是否给了补偿款,对方依然纠缠。宋光林等人非土地所有者,联合郑勇不把土地让出来,政府也没有强制执行,导致宋光林等人一直利用这块土地打官司,并每次都输。我方去施工多次受阻,找到相关部门,一直拖延我们的时间,找到所有的相关领导,他们一推再推,政府也不强行要求对方退让,导致了我们证件过期,无法让证件在有效期内修建定居。而宋光林、郑勇合伙以此要挟,必须要求政府给予我们相同安置待遇,应该说,只要政府出面严格执法,我们是不可能拖到今天。”


图:到各级政府信访多次,没有合理的说法。
     因此,他们认为,大方县政府就应该按章办事,信守承诺,时间拖得太久了,让他们尽快把安置居住房屋建起来,希望尽快围场施工,不能再出现干涉人,最终让他们有家可住。
    对此事,媒体将持续关注。
游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