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zhi
管理员
管理员
  • UID15
  • 粉丝0
  • 关注0
  • 发文数31
阅读:347回复:0

内蒙古鄂尔多斯市拖欠农民工工资逾越红线维权败给高利贷

楼主#
更多 发布于:2020-12-22 10:10


      近期,为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六稳”“六保”决策部署,守好基本民生底线,让农民工拿到工资返乡过年,国务院根治拖欠农民工工资领导小组办公室印发《关于开展根治欠薪冬季专项行动的通知》,决定在2021年春节前,在全国组织开展根治欠薪冬季专项行动。决定从2020年11月6日至2021年春节前,在全国组织开展根治欠薪冬季专项行动。此次行动将以贯彻《保障农民工工资支付条例》为抓手,以招用农民工较多的工程建设领域和劳动密集型加工制造及受疫情影响严重的行业为重点,对岁末年初农民工工资支付情况及工资支付保障制度落实情况进行集中检查。按照国务院《关于开展根治欠薪冬季专项行动的通知》要求,各地区要落实“谁执法谁普法"责任制,通过以案释法等多种形式,大力宣传《保障农民工工资支付条例》及相关法律法规,提高企业依法支付农民工工资的自觉性。地方各级根治拖欠农民工工资工作领导小组要加强统筹协调,抽调执法人员,开展联合执法,对辖区用人单位工资支付情况进行集中排查,督促在建工程建设项目落实有关保障工资支付制度,依法查处拖欠农民工工资案件,对重大典型欠薪案件挂牌督办,坚决做到欠薪问题不解决不销账。《通知》明确,对查实的欠薪违法行为,各地区要做到“两清零”,即2020年发生的政府投资工程项目、国企项目以及各类政府与社会资本合作项目拖欠农民工工资案件在2020年底前全部清零,其他欠薪案件在2021年春节前动态清零。国务院根治拖欠农民工工资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表示,对欠薪问题突出地区,领导小组办公室将组织力量适时开展实地督办、明察暗访和抽查审计,对监管责任不落实、组织工作不到位的单位和责任人,将依法依规严肃问责。
      国务院“两清零”政策一出,被内蒙古新禹公司欠薪8年,折腾的快要绝望的张利平等人仿佛又看到了一线曙光。不顾风雪封路,再次来到了内蒙古自治区鄂尔多斯市,冒着零下十几度的刺骨寒风,奔波在鄂尔多斯市圣圆水务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和内蒙古新禹水利水电工程建设有限公司(住所地在巴彦淖尔市,是国有公司)以及违规冻结农民工工资的伊金霍洛旗人民法院之间。希望能在国务院“两清零”的政策号召下,要回自己数十人辛苦一年多的血汗钱。
伊旗法院为高利贷冻结工程款,农民工血汗钱打水漂
      2011年至2012年,经人介绍,张利平、吕彩军、张和平、王春慧等人来到内蒙古鄂尔多斯赛蒙特尔及周边煤矿疏干水综合利用工程上干体力活儿。该工程是内蒙古鄂尔多斯市的政府工程,发包单位是鄂尔多斯圣圆水务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住所地在鄂尔多斯市),中标施工单位是内蒙古新禹水利水电工程建设有限公司(住所地在巴彦淖尔市,是国有公司)。想着是政府工程,肯定有保障。然而,工程做完了,最后验收也过了,该支付工程款的时候,张利平等人向巴彦淖尔市的新禹公司要钱,新禹公司却说鄂尔多斯的圣圆公司不给付钱。找到鄂尔多斯的圣圆公司,对方说,款项被鄂尔多斯市伊金霍洛旗人民法院冻结了,又找伊金霍洛旗法院,法院说李雄欠别人高利贷没还,工程款被放高利贷的杨连祥给起诉保全了。张利平等人又找劳动保障监察大队,却被告知涉及法院查扣,不予立案。就像皮球一样被踢了一圈,张利平等人傻眼了。自己辛辛苦苦干了一年多的血汗钱,就这样被不认识的人给保全了,连个声响都没有。
      据内蒙古自治区伊金霍洛旗人民法院(2019)内0627财保53号民事裁定书显示,内蒙古鄂尔多斯市伊金霍洛旗人杨连祥,于2019年3月13日向法院提出诉前财产保全,法院当天就裁定:扣留被申请人李雄挂靠的内蒙古新禹水利水电工程建设有限公司在鄂尔多斯市圣圆水务有限责任公司的工程款105万元,扣留期限为三年。裁定书下达日期为2019年3月13日。据记者了解,国家法律明令禁止工程领域的违法转包、发包、挂靠、分包等行为。伊金霍洛旗法院是依据什么样的证据,判定李雄挂靠在国有企业内蒙古新禹水利水电建筑工程有限公司的,我们不得而知。
      2019年11月26日,内蒙古自治区伊金霍洛旗人民法院作出(2019)内0627执 3237号执行裁定书。2019年12月4日,伊金霍洛旗人民法院向鄂尔多斯市圣圆水务有限责任公司下达了协助执行通知书。2020年3月10日,圣圆水务公司向内蒙古新禹水利水电工程建设有限公司发了“关于向伊金霍洛旗法院划拨工程款项”鄂圣水函字(2020)12号的公函。
    借40万还了67万,110万农民工工资又被法院查扣
      案件中的李雄是张利平等人的同乡,是李雄介绍到该工程里来干活的,张利平干模具工,王春慧和吕彩军干土建,张和平干安装。李雄向记者透露,他曾因以个人名义于2011年1月——7月期间,分5次向杨连祥借款40万元,约定利息2.5分至3分不等。并于2011年4月—2012年12月,期间分9次陆续银行转账还款676900元。即使按照月息3分利息计算,李雄也已经将借款和利息全部还清。

      “伊金霍洛旗法院以李雄拖欠高利贷未还为由扣押110万元农民工工资,缺乏必要的法律依据”李雄的代理律师告诉记者。
      “他们(张利平等人)都是遭受了无妄之灾,110万不全是我的,跟他们(法院和其他两家公司)说,人家也不听。我只是带着人在工程上干活,根本没有挂靠”李雄一脸无奈的对记者说。
随后,李雄以不服内蒙古自治区伊金霍洛旗人民法院(2019)内0627民初1138号民事判决,向鄂尔多斯市中级人民法院申请再审,希望撤销该判决。
      2020年11月25日,内蒙古自治区鄂尔多斯市最低气温已经降至零下20度,然而鄂尔多斯市中级人民法院的一份民事裁定书却让张利平等人如坠冰窟。据鄂尔多斯市中级人民法院(2020)内06民审99号民事裁定书显示,李雄由于不服内蒙古自治区伊金霍洛旗人民法院(2019)内0627民初1138号民事判决,向鄂尔多斯市中级人民法院申请再审,2020年11月25日,内蒙古自治区鄂尔多斯中级人民法院做出裁定,驳回李雄的再审申请。张利平等人的数十万农民工工资再次没有了着落,农民工工资再次败给了高利贷。

      据当事人代理律师透露,问题的关键是法官采信了数张不应该作为证据的借款复印件。李雄称借了40万,还了67万,法院不应该冻结工程款,导致农民工工资无法给付。法官则认为李雄跟杨连祥有过多次借款往来(借款复印件),虽然借款复印件双方都承认已经还清,但是并不能证明还的是那40万借款,所以原审法院的判决没问题,驳回李雄的再审申请。
      “这就是个口水仗,双方都没有证据证明,法院怎么认定都可以,但是用借款复印件当证据却是第一次遇见”律师无奈的对记者说。
     伊金霍洛旗法院裁定严重程序违法,法院执行局被指人情执法?
     据资料显示,2019年7月29日,内蒙古自治区鄂尔多斯市伊金霍洛旗人民法院以李雄欠杨连祥借款未还为由,并以李雄下落不明公告送达的方式,缺席审理了此案,并作出(2019)内0627民初1138号民事判决书。2020年4月30日,该案承办法官新吉乐夫却又将判决书和裁定书向杨雄邮寄送达。据了解,民事裁定书是将已经判决生效的(2019)内0627民初1138号民事判决书判决主文进行了补正,补正时间为2020年1月20日。据业内知名法律人士透露,补正裁定书是法院对于自己作出的法律文书中存在的笔误进行补正的行为,对于判决书的主文是不可以用补正裁定书进行补正的,如需更改判决书主文,必须重新出具一份新的判决书。伊金霍洛旗法院主审法官如此草率随意的更改生效判决书,此行为属于严重的程序违法。
      据资料显示,杨连祥在起诉李雄之前就向伊金霍洛旗法院申请了财产保全,冻结了鄂尔多斯市圣圆水务公司账上的110万元。2019年11月26日,伊金霍洛旗法院执行局作出(2019)内0627执3327号执行裁定书,要求划拨鄂尔多斯市圣圆水务集团有限公司账上110万元。杨连祥诉李雄的案件,伊金霍洛旗法院是公告送达传票,公告送达判决,判决公告是在2019年8月6日,法院规定公告期是60天,上诉期是15天,判决确定的履行期是10天,判决生效日期应当为2019年11月1日。           即使杨连祥在2019年11月1日当天申请执行,伊金霍洛旗法院当天立案,执行局当天办案,那么也应当给李雄送达限期履行通知书、财产报告令等执行程序相关文书,但是直到今天,李雄及其家属均未收到伊金霍洛旗法院执行局任何文书。据了解,圣圆水务公司在收到协助执行通知后,由于对伊金霍洛旗法院判决该款项和李雄的关系有异议,并向法院提出执行异议申请。伊金霍洛旗法院执行局却拒绝接受申请书,并回复圣圆公司,只有将款项打入法院指定账户,才可以进行异议申请。如此强盗逻辑简直是闻所未闻。
      众所周知,“执行难”是我国法院普遍存在的问题,然而伊金霍洛旗法院执行局却执行出了“伊旗速度”,从法院判决生效到下达协助执行通知书,只用了短短的25天,可谓是我国法院执行的速度标杆。期间由于原审判决书存在诸多问题,主审法官新吉乐夫还违反程序出具了补正判决主文的裁决书。伊金霍洛旗法院难道效率已经如此之高了吗?
      据知情人士透露,伊金霍洛旗法院执行局如此高效的根本原因却是因为人情,杨连祥的案子如此让法院上心,背后原因是其上面有人,伊金霍洛旗人民法院乌兰木伦法庭庭长李某刚是其妹夫。这也是杨连祥的高利放贷行为在鄂尔多斯市始终有人保驾护航的原因所在。数十位农民工一年多辛苦的血汗钱敌不过高利贷背后的利益链。
     内蒙古政法系统爆发窝案,持续半年5厅官落马
      2018年10月25日,内蒙古自治区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邢云落马。邢云曾任内蒙古政法委书记。他落马后,在当地政法系统引起连锁反应,被认为是此次内蒙古政法系统“地震”的震源。从邢云落马至今,内蒙古政法系统震荡频繁。其中自治区公安厅三位副厅长尤为引入瞩目:2018年10月31日,原副厅长孟建伟退休近一年后被查。次日,时任副厅长、呼和浩特市副市长、市公安局长李志斌自缢身亡。2019年6月25日,时任副厅长赵云辉落马。2020年5月9日,内蒙古纪委再发布官员落马信息:自治区司法厅副厅长吴铁城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在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5月8日,自治区人大法制委员会副主任委员,自治区人大常委会副秘书长、法制工作委员会主任张民被查。4月10日,巴彦淖尔市委常委、副市长郭刚官宣被查,郭刚曾与吴铁城共事。
      根据公开资料不完全统计,邢云落马至今,内蒙古政法系统多名官员出现问题,涉及自治区以及呼和浩特、通辽市、兴安盟、包头市、锡林郭勒盟、赤峰市等多地市的至少19名主要官员。他们有的自首、有的自杀、有的被查。其中,多人仕途有交集,关系盘根错节。窝案、亦官亦商、为黑恶势力“站台”、充当黑恶势力“保护伞”等特点明显。多位知情者称,郭全生外号“郭秃子”,好勇斗狠,是包头最大的黑社会头目。郭全生的保护伞阵容可谓强大:除了孟建伟,自治区政府原副主席白向群、自治区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邢云、包头市原副市长路智、包头市公安局原局长杜宝君、包头市文化局原局长洪涛等,也皆被其“收编”。
      中央近年大力开展扫黑除恶专项行动,是内蒙古政法系统反腐成果显著的主要推力。2018年1月23日,全国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开始。杨伟东出任内蒙古自治区扫黑除恶专项斗争领导小组副组长、公安厅扫黑除恶专项斗争领导小组组长。公开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年底,内蒙古全区公安机关共打掉黑社会性质犯罪组织21个,铲除涉恶团伙829个,抓获犯罪嫌疑人5347名,破获各类刑事案件3245起,查封扣押冻结涉案财产31.9亿元,一大批涉黑涉恶犯罪分子受到法律严惩,对黑恶势力违法犯罪形成了全面震慑态势。
      今年5月,内蒙古自治区纪委监委网站发文提到:中央做出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决定以来,全区共立案查处涉黑涉恶腐败和“保护伞”问题380件,涉及厅局级干部4人,县处级干部18人,乡科级干部118人,其他人员340余人。至于这场政法系统风暴能刮多久,正如中央曾多次强调的,反腐没有完成时,只有进行时,“发现一起查处一起,发现多少查处多少,不定指标、上不封顶,凡腐必反,除恶务尽”。

      内蒙古自治区鄂尔多斯市伊金霍洛旗杨连祥借给李雄40万元,不到两年时间已经还了676900元,伊金霍洛旗法院为何还要查扣鄂尔多斯市圣圆公司的110万元工程款?内蒙古新禹公司承揽了鄂尔多斯市圣圆公司工程并且签订有合同,并不是某个人的个人行为,数十位农民工辛苦一年多的血汗钱怎么就变成了高利贷人的保全对象?伊金霍洛旗法院在判决和执行时是否存在程序违法和人情执法的情况?伊金霍洛旗法院乌兰木伦法庭李某刚在其中又扮演了什么样的角色?伊金霍洛旗法院某些人是否在为高利贷充当保护伞?鄂尔多斯市中级人民法院采信了杨连祥的借款复印件证据,驳回了李雄的再审申请,那么谁来维护农民工的合法权益?国务院提出的“两清零”目标能否在内蒙古鄂尔多斯市实现?数十位农民工能否领上血汗钱回家过年?这所有的一切问题都需要伊金霍洛旗和鄂尔多斯市以及内蒙古自治区相关部门来认真解答,因为民生无小事。数十位农民工的合法权益更不能败给违法放贷的高利贷者,毕竟离《民法典》的正式实施也就剩下不到10天的时间,不要让这样的污点来迎接共和国有史以来的第一部《民法典》。
      我们将持续关注。
转自fazhigd.com/a/keji/yenei/1739.html
游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