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zhi
管理员
管理员
  • UID15
  • 粉丝0
  • 关注0
  • 发文数31
阅读:193回复:0

河南商丘这两件事难道就此不了了之?

楼主#
更多 发布于:2020-12-24 16:53
   近日接河南省商丘市睢阳区高辛镇两名群众反映,近几年发生在他们身上的事情叫他们很疑惑,如今事情还没有解决,难道就要到此为止?

    2020年12月16日我们见到了两位反映人,据反映人之一的高辛镇乔庄村乔传亮讲,“2018年8月26日中午由高辛镇供销社谢主任组织召开的农资人员会议,会上“咱们镇所有卖农资的人员都不准卖假肥料坑农害农,如果发现有销售可疑肥料的一定要及时举报,可以直接给我举报也可以直接给会长举报”。

    作为农资商户的我下午刚好碰到两个外地人来我村卖肥料,我不知道他们销售的肥料是真还是假,就给会长打了电话说:“我发现有外地人员来销售肥料,不知道肥料真假,你来看一下吧!”。过了20分钟左右,会长带着几个人来了,来的几个人我都不认识。我和会长正在观看肥料的真假,会长看出肥料不像是真的,便给工商所人员打电话,工商所人员说当天不上班。后来我不知道啥原因他们几个人之间生了冲突打了起来。后来我们几个人都去了派出所说明情况,说明情况后我们就各回各家了。

2019年11月29日中午饭桌上录音
    徐新力(以下简称徐):因为这个事跟王运生我俩弄罢翻了嘛,我的乖乖,当时我俩咋说的吧,当时不是兑钱吗,兑两万块钱嘛,两万块钱我给张涛一万,这一万现在给王超打电话,王超拉着我去的,撵到张涛门口,“天祥门口”(音)我给他的
    饭桌人:
    给谁了?
    徐:给张涛了,给他一万,这不还掉一万吗,一万我留两千剩八千给王运生了,撵到王运生他家,撵到“名门城”(音)我给他说你看这情况啥情况?到时候给我说都有谁?你给我提前说一声,我的乖乖你四个都吓唬我,我*他奶奶,那天我去的,为了这个案件他俩和俺两口子,来在那个啥路上一个海鲜馆,*俺四个吃了570块钱,不算我拿的一瓶酒一千多,后来叫你拿五千块钱,你知道你达到这个劲,但我给你说了,你永远要记住这句话,第二次赖谁?谁都不赖,第二回法院判决赖我,因为啥赖我,法院去过罢了,公安局没批捕,法院又没批捕,谁知道法院给批捕了。
    饭桌人:
    张涛是谁?
    徐:高辛派出所所长,办事就是这,我还俺孙子办个户口,我不找你了,我不改了,不跟你共事了
    饭桌人:
    你们那派出所所长现在给小孩上户口还要钱?
    徐:
    哎,你改个户口
    饭桌人:
    要多少钱?
    徐:
    俺那个孙子两千还不办呢,现在不是原来的老所长了,那时候玩的感情,他敢跟我面对面吗?这东西不是面对面说的,我给你说我那个手机丢了,我叫那个光盘里管给你调出来,我们去“上岛咖啡”吃饭,张涛的意思商量着咋去弄钱,我说你弄钱别弄人,最后弄不到一块,如果能弄到一块,张涛弄到手里钱那也没事
    十几天后大桥给我打电话说来高辛北头一下,我就去了。
    大桥、李某划、王某等大家共同商量后决定兑钱,由大桥将钱交给高辛镇南街村徐某力,再由徐某力到派出所送两万元协调此事(徐某力职业掮客和派出所所长张某关系密切,经常帮别人到派出所协调案件)经徐某力协调后说此事从此了清,不再找我们了。可后来不知为什么还是把我一个只给会长打了个电话的人送进看守所里。

2020年12月14日下午3:30分
徐某力带人退回的1.8万元现金
     2019年11月29日中午在商丘市南京路金世纪广场东边南京路路北味道老家餐馆与徐某力一起吃饭时,徐某力说:两万元钱中,他给睢阳区高辛镇派出所所长张某壹万元整,他给睢阳区高辛镇派出所干警王某生捌仟元整,剩余2000元他多次请张某等人吃饭花了。(有当时吃饭时的录音)因为太冤枉我便于2020年11月18日下午到河南省公安厅信访接待中心递交了反映材料,11月30日接到一个0370—3275007座机打来的电话说我反映的情况已经交给睢阳区纪委办理,2020年12月14日下午三点半左右徐某力带着大桥他们三个人拿来1.8万元钱,并交代我说钱早已经退回。”

(掮客徐某力和反映人乔某亮对话视频录音)
     徐某力:你叫陈艳峰(音)上我家去找我,去告张涛,我会办这事吗?对不对?你叫我去吃饭,咱弟兄俩你录我音,我*他娘你新力哥没骗你
     乔某亮:
    我给钱了还蹲了
    徐某力:
    我给王运生8千,你录我音,给张涛一万,我留两千块钱吃饭钱,现在亏着我没做一点,做一点张涛咋看我
另一反映人徐某真讲:“自2017年夏天,她的父亲在商丘市睢阳区高辛镇南街商鹿公里路东建设房屋开始至今,高辛镇南街村的杨某玲一直无理由阻挠施工,她的们家人多次报警,商丘市公安局睢阳区分局高辛派出所每次出警,但一直都不予处理,导致房屋至今无法顺利完工,杨某玲越来越气焰嚣张、有恃无恐、肆意妄为。最后竟然带人将她本人打成轻微伤,她的父亲也被打伤,家人报警后高辛镇派出所所长张某带人到现场后没有对打人者采取任何措施,导至事情到现在也没有解决。

    2020年3月19日中午,杨某玲出于发泄私愤为目的,带领李某、李某米等人到施工现场拦截阻扰施工,抢夺工人工具,随意推打我父亲,造我父亲头部出血。我们报警后,商丘市公安局睢阳区分局高辛派出所所长张某带领人员到现场查看后,对事发情况置之不理,任凭犯罪分子胡作非为。

杨某玲带来的人正在殴打徐某真
    2020年3月29日中午,被控告人杨某玲再次带领李某、其老母亲等人到施工现场阻拦工人卸东西,吵闹辱骂。我们再次报警,高辛派出所所长张某又带人到现场查看后,仍然没有制止,及采取措施。

    2020年10月12日中午,我在我父亲建设房处帮忙。杨某玲带领社会闲散人员张某强、李某、张某辉、张某娜、李某峰、李某米等人又到施工现场拦截阻扰施工,殴打我和我父亲,张某强骑在我身上,用拳头和施工现场的杂物猛砸我头部和身上,造成我头部出血和身上多处受伤,住院治疗12天。我父亲被殴打后,受伤住院17天,我们两个住院检查等共计花了近万元。事情发生后我们报案至商丘市公安局睢阳分局高辛派出所,高辛派出所出警调查后没有做出任何处理,我和家人多次要求高辛派出所对我和我父亲的伤情做司法鉴定,高辛派出所一直推脱不给出具鉴定委托手续,迟迟不能鉴定,我们便把事情反映到商丘市公安局唯阳分局后,迫于压力,高辛派出所才于2020年10月13日下午才给我出具鉴定委托手续,我父亲的鉴定委托手续直到10月16日才给出。鉴定后我的为轻微伤,可高辛派出所仍然没有做任何处理。

为阻扰施工杨某玲攀上施工钢架
    就是这样的多次纵容2020年10月24日中午,杨某玲又到施工现场拦截阻扰施工,吵闹辱骂,攀爬施工钢架。我们再次报警,高辛派出所所长张某带人到现场查看后,仍不予制止,对事发情况置之不理,任凭其胡作非为。就是他们的纵容我和我父亲被打伤的事到现在也没有得到解决”

    《官箴》:“吏不畏我严,而畏我廉;民不服我能,而服我公;公则明,廉则威” 如果事实真是如此那哪还有“廉”,又何谈得“公”对此我们将继续关注
游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