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ngyi
总版主
总版主
  • UID97
  • 粉丝0
  • 关注1
  • 发文数125
阅读:202回复:0

河北承德:农民工面对北旺集团讨薪路漫漫

楼主#
更多 发布于:2021-11-01 16:09
人物提示
      徐文:玉树灾后重建的分包人(实际施工人)。丰宁县外沟门乡外沟门村人。
      张少波:徐文的妹夫。工程项目的介绍人。丰宁县城内人。
      王晟华:北旺集团法人。丰宁县黑山嘴镇三道沟门村人。和张少波是知心朋友。
      孙广生:北旺集团法人王晟华的发小。丰宁县黑山嘴镇三道沟门村人。
      孙金莲:孙广生介绍到徐文项目做技术员的安徽人。
      李玉国:北旺集团法人王晟华的内兄。承德县人。
      上述人员名单,以示社会监督。
 
       地震无情,人间有爱。九年前,在青海玉树地震中涌现出了一大批临危不惧,舍身忘我,感人至深的英雄,他们用血肉之躯,谱写出了一首首气壮山河的凯歌,成为人间大爱和家国情怀的记忆坐标。
       然而,2021年9月21日,互联网平台发布《玉树灾区重建后农民工工资拖欠多年 孰是孰非的欠薪背后隐情寻踪》一文,使我们的视线瞬间转向吃瓜群众的阅读平台,——“遭遇恶意赖账多年公平正义何在?”、“严惩不贷。”、“希望当地政府有关部门领导高度重视此事,全心全意,为民服务。初心使命,光荣使命。为国为民,利国利民。造福党国,造福人民。”等评语。在评论区对恶意拖欠农民工工资的北旺集团群愤激昂,纷纷发声声讨。


      北旺集团掩耳盗铃
      民以食为天,食以安为本,做为守护人民群众盘中餐的媒体,获知农民工的遭遇后,记者2021年10月8日,奔往承德市丰宁县外沟门乡外沟门村,与当事人徐文进行详细交谈。      
   
        图:徐文在施工现场(右一)                                
      当事人徐文告诉记者:“2020年1月20日,孙广生用“掩耳盗铃”的欺骗方式起诉北旺集团”,“他演绎的套路就是在丰宁县法院立案。而案发地是青海省玉树市,2020年11月3日,丰宁县法院将此案转到玉树市法院。”
       据知情人告知徐文:孙广生采用的“掩耳盗铃”套路,是北京城建集团总经理办公室主任袁浩谋划的;意图是将我分包人的身份,变成他们雇佣的打工人形式,将我套案,目的是以诉促谈。
      这种“掩耳盗铃”的套路,在2021年4月20日间还真的要实现。那天,玉树市法院的法官突然来到徐文家,对徐文说:“北旺集团孙广生申请追加你为原告”。徐文感到追加他为原告?似乎是莫名其妙。他和孙广生没有任何合伙关系,不存在共同投资和共同经营玉树震后重建项目的事情,这是什么猫腻?他拒绝了追加原告的所有签字。
       2021年5月17日,玉树市法院开庭了。从整个庭审现场可以看出,这个案件的核心,根本不是原告和被告的民事纠纷;而是拖欠农民工工程款项案。但是,孙广生要用他们虚假的陈述和伪证人;演变徐文成为孙广生雇佣来的材料采购员身份,就可以把徐文讨要拖欠工资事宜,即可蜕变成雇佣关系;而非实际分包人了。这样一来,孙广生就可以任意挥霍工程款项,达到他欺骗法庭,欺骗社会,忽悠和遮掩大众视线的目的!
       “掩耳盗铃”的孙广生,并没有演变好这场丑闻闹剧。他不知徐文手中,曾有当年在玉树和家里,给银行汇款的部分流水凭证。在玉树干活,资金周转不开时,好朋友幸福---州疾控中心办公室主任(手机号18797066667)借款给徐文的多项凭证,萨拉工人杨乙四夫和他的亲属借钱给徐文的凭证,以及徐文给农民工发放工资表的凭证。
      徐文说,当年投资除了银行转账还有现金外,项目经理赖国林以及工长石国富借款帮助支付工人工资的事情,至今亦未偿还,都可以把孙广生伪证据伪证人推翻;不是孙广生造假就可以抹掉的事实。曾作为孙广生介绍去玉树做技术员的孙金莲作伪证,他也难逃法律追责。
       在9月26日晚21时05分,孙金莲给张少波打电话,说开车往家走的时候,有一个玉树公安局的电话,找他了解什么情况? ......
      “那玉树公安局找你,开庭现场你都说的啥,难道你自己忘了?孙广生起诉北旺的时候,在玉树开庭作证你都说的啥?难道你忘了吗? ”张少波说。
       “你为什么说雇的我哥徐文啊?你们给他发了多少钱?每个月给他开了多少钱工资?”无语的孙金莲默默地受着张少波的指责。其实,孙金莲在工地共干了5个月,每月工资8000,前期干活都是在徐文处领工资,打的借条。2011年在工地时候共借款8次合计22600.00元,后期回到老家,徐文又给孙金莲转账2万元,工资已结清。
       孙金莲被张少波的询问哑口无言。他知道作伪证,是要承担法律责任的,公检法都已参与该事情的调查。在电话中急切给张少波道歉赔不是。
 
     北旺集团荒唐闹剧
      2021年7月21日,玉树市法院和丰宁县政法委;共同在西宁市调解徐文工程款项事宜。北京城建法务部部长王博提供了结算凭证、合同、和徐文施工队的结算清单。可是,清单多处疑点被徐文发现,其中伪造北京城建和北旺施工合同中的北旺集团公章废止时间和合同落款时间不符。
       其二是北京城建法务部王博部长提供的结算单中;经营管理部、劳务管理部、财会部都没有相关负责人签字和盖章。
       第三是北京城建提供的支票存根和附带明细表;不符合实际逻辑关系。如:当代路工程和隔离墩明细中,2016年8月26日,支票存根显示为一张支票400万元,却支出了两次合计700万元,红卫路2017年11月3日,支出金额大于票面金额,在2012年5月28日、2011年7月30日,2013年5月16日、2015年5月18日、2015年8月27日、2015年9月17日、以及2017年以后的所有明细和支付金额完全不符,并且好多日期都和支票日期不符,这是为什么?号称国有大型企业的北京城建;怎么财务账本建立的如此混乱?这是在欺骗徐文,还是在欺骗政府,忽悠法官法律的无知呢!
       在阅览工程信息资料时,徐文发现在隔离墩的制作、运输和安装过程中,只有徐文自己一个施工队干活,李玉国施工队只负责了隔离墩的制作,他制作了263块隔离,路缘石预制3万5千块,依据北京城建给提供的结算价格,两项合计为45.2万元,徐文施工队隔离墩的实际工程量暂估价是301.6万;并且都有陈志雄和倪强的签字(北京城建建设驻玉树项目部的大项目部经理、倪强是大项目部技术员。),都已经上报给公司,北京城建只支付徐文83万,在北京城建给付北旺的支票存根中可以看出,北京城建仅隔离墩一项就给北旺支付了1201万元,并且在北京城建和北旺提供的材料明细表中的使用材料,徐文施工队在施工过程中,根本就没有使用,清单中涉及到的1072万元材料费全部系伪造,在中期计量单中;给付的单价明显和最后的给付金额不合实际,中期计量单中;安装每延长米是150.00元,但是,最后北京城建提供的支付金额变成了每延长米112.00元。这数字差异是否存在骗取国家资金的嫌疑?借震灾建设的名义隐蔽建设款项呢?

      图:徐文在施工现场排查地下管道
     另外,徐文告诉记者,当年在玉树市当代路工程建设中,北旺集团伪造证据。2011年5月份,徐文和李玉国进入玉树施工场地,首先干的是20多天的管线工程,6月份;开始每个施工队850米;当代路边沟和方涵工期是2个月,然后,就都去佛学院开始制作隔离墩,后续就是纬一路、纬二路等工程,2011年下半年;其他的工程队完成了当代路边沟这段工程的路面硬化。2012年李玉国干边沟的同时;我们安装隔离墩,两年来李玉国只做了少量零散的边沟等活儿,根本没有做清单中涉及到那么大数量的管涵、挡墙、围堰、以及边坡土方等工程,地下工程是在完成地面工程之前进行,路面硬化之后更不可能存在地下施工的可能,清单中涉及的11个管涵191.8万,挡墙578.9万,围堰160.6万元,以及边坡土方157.8万元的材料费和劳务费,均为伪造,我施工队真实的当代路边沟工程暂估价造价是85万元,北京城建结算我32.8万元
       徐文说,通过北旺提供的中期计量单和北京城建的给付金额中体现维修款一事,李玉国施工队给付了暂估价的80%,我施工队维修款只给付了暂估价的25%,我们维修的工程都是同一类工程,明显伪造了证据。当年我们两个施工队同样施工,但是;清单中给两个施工队的结算价格多数都不一致:
       比如,玉树市红卫路工程中路床碾压的计价李玉国是10.00元,我施工队8.00元,挖方李玉国施工队8.78元,我施工队6.63元;红卫路1.2米污水维修工程中;李玉国挖方的计价金额是8.78元,我的是4.39元;2米维修回填砂石李玉国是34.3元,我的是5.06元和17.15不等,C15混凝土李玉国的是455.88元,我的是210.00元;大市政签证李玉国的土方外运是24.00元,我的是22.00元。
       比如:红卫路污水管线1+725-1+403中无回填及外运土方、隔离墩的路面破碎、水稳运输中李玉国每吨都给计价30.8元,我的都没有计价。
      再比如,北京城建提供的结算明细表中,在纬一路道路水稳、路床、碾压等结算价格中,李玉国施工队给付的单价和我施工队给付单价不一样,李玉国8.00元,我施工队是5.00。
      据知情人徐文告诉记者,经五路污水管线工程中;李玉国根本没做这个工程,却用我的桩号给他结算了28.3万元。
王博说,这个结算单是蒙君文(该人曾担任驻玉树项目部结算部经理)提供。
       可是,2018年承德市政府公布北旺集团人员名单中,蒙君文是北旺集团的员工,北旺职工提供的结算单怎么能有说服力?来维护农民工徐文的权利呢?在西宁调解中,徐文提出去北京城建调取施工的相关资料,法院和丰宁政法委均答应了他的请求。
       8月23日,玉树市法院李军兰合议庭长五人,从青海玉树来到北京城建建设工程有限公司调取结算凭证和施工中的清单。
        更铁加法官提前进入北京城建调取相关工程资料时,北京城建只提供了部分合同、图纸等,根本就不出具施工过程中,反映当期完成工程量及请求的对应进度工程款,报量单,量单,工程量确认单,工程进度款请款单/报批单以及相应审批单的要求。北京城建蒙君文吞吞吐吐说涉及到这方面的档案在搬家时候全部遗失了。
       跟随合议庭的律师,让蒙君文提供北京城建与发包方最原始的合同和报批单,因为施工中出现变更,还需要提供北京和 发包方的最终结算的量单,价单和工程确认单等,蒙君文说:“没有这些资料”。
       更铁加法官请示李军兰庭长。李庭长给北京城建法务部王博部长打电话。而后,律师与王博部长到北京城建档案室查阅相关工程确认单。可律师奇怪发现存档的工程资料只有崭新A4打印的几张纸和没有签字的结算表。
       事情进展远非吃瓜群众“刷屏”那么简单,其中的“猫腻”是否握有公权者谋求自身经济利益,隐藏工程项目的腐败源头,避重就轻的应付呢?
       在北京城建建设工程有限公司,李军兰庭长词铮力严对法务部部长王博说:“做为北京城建,你们有的东西,必须要向法院提交,听见没?如果你们隐瞒或者不提交,我们后边要查出来,你们要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我们现在是以职权来调取证据的,希望你们能积极的配合。如果在后期的工作中,发现你们有的东西不提交或者提交的不真实,你们是要承担法律责任的。你们承担的责任可不是民事责任了,那可是刑事责任了,我希望你们心里也清楚,你们这些相关合同,除了你们北京城建外,总公司还有吗!需要不需要向总公司报备或者汇报,有些东西是不是拿到总公司存档了?我们在玉树市档案局能调取的都调取了。我让邮寄过来,徐文看看这里有没有想要的东西,一般转账都从财政局转账,是不是需要审计。我们再和财政和审计联系当时的工程款还有没有转账凭证,当时你们北京城建承包给北旺的工程涉及到徐文的有多少?”
      北京城建王博说:“一共8份合同。这里有其中对应的;这个工程4份。我们不仅把和北旺的合同给了,还有和发包合同的我们都给了,还带领他们去了我们的档案室,相关的资料都看了。”
       李军兰庭长对着王博和徐文说:“你要把这8份都提交给法院。把这些捋出来哪一部分属于徐文的,相应的那些工程,徐文你们认为哪些合同有问题,你们都可以向北京城建提问,相应的还有没有需要提交的?你们申请的东西,我们做为法官只要能调取的都给你们调取”。
       徐文的律师说:“我们要求北京城建出具施工过程中;反映当期完成的工程量及请求的对应进度工程款:报量单、量单、工程量确认单、工程进度款请款单/报批单以及相应审批单。而北京城建只提供了给北旺的结算表。我们已经向法院请示过,最原始的互相确认的合同,我们只看到中间的过程,一定要看到三江源和北京城建的最原始的”。
法院李军兰庭长又到北京城建集团总公司。总公司法务部说,他们了解一下看看有没有这些资料后期给法院答复,至今还未得到回复。
       法院李军兰庭长到青海省审计厅,财政厅,以及青海省财政投资评审中心,都没有调取到施工的相关资料,都说没有这些资料。这是国家之殇,还是部门不作为乱作为胡作为的官吏乱用职权常态化的表现,堂堂国家级援建项目所有相关部门没有留存,甚至遗失,真是令社会大众大跌眼镜无法相信啊!


      骗局终有揭穿时
      8月27日,玉树法院到丰宁再次开庭,北京城建建设工程有限公司法务部王博部长和一位自称是“北京城建集团姓熊的法务部部长”也来参加了庭审。
       孙广生和北旺集团还依然说徐文是他们雇佣的工人,曾跟随徐文在玉树工地上施工的两个工人;对孙广生的谎言在庭审中进行了批评指正。
       徐文带领的40余工人(其中包括20多萨拉朋友)以及挖掘机李文峰师傅(17723477515)和油车余师傅(13939686063)都可以给他作证,萨拉工友杨乙四夫(17309726233)带领的20多工人都可以作证,玉树州疾控中心主任幸福可以给作证,旦增是徐文雇佣拉材料的师傅,这些工人的工资和购买的材料费;以及雇佣的司机师傅等所有人的工资都是徐文支付。可以联系当年工人了解详情,到底谁给他们发放的工资,谁才是带领他们风餐露宿两年的真正实际施工人。
       9月22日,丰宁县政府相关人员带领徐文,来到北京城建集团总公司;联系那位熊部长。北京城建集团说,他们公司没有这位姓熊的部长。政府又来到北京城建建设工程有限公司见到了王博部长,给王博部长详细地叙说了,北京城建和北旺提供的资料中;存在好多不合逻辑的事实,希望北京城建出面给予调解,但是王博部长说,他对此事无能为力。
      10月4日,徐文再次向玉树市检察院递交了“立案监督”申请 ,玉树市检察院在10月24日受理。
      10月26日,徐文接到玉树州中级人民法院副院长的电话,院长说:“他们特别关注此案,也和玉树市法院沟通了此事,将此案件暂时中止审理,并且,他们会进一步调查此案;也会将此事向国家第十五政法整顿督导组汇报”。
      国务院副总理刘鹤曾指出,要建立良好的行为制约、心理引导和全覆盖的监管机制,使全社会都懂得,做生意是要有本钱的,借钱是要还的,投资是要承担风险的,做坏事是要付出代价的。
      无独有偶,但愿承德这起农民工讨薪事件,一定会“拔出萝卜带出泥”,该承担责任的就去承担社会责任吧。




游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