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ngyi
总版主
总版主
  • UID97
  • 粉丝0
  • 关注1
  • 发文数122
阅读:131回复:0

镇政府把我坑了—河南宜阳县赵保镇王善奇的辛酸事(系列报道一)

楼主#
更多 发布于:2021-12-15 14:29
      人民政府为人民,人民政府爱人民,人民政府是人民的主心骨,是人民的靠山。然而,当这个靠山的当权者一旦忘了了自己的神圣职责,人民马上就成了待宰的羔羊。河南省洛阳市宜阳县赵保镇三王庄村村民王善奇日前就不幸地成了被镇政府宰杀的羔羊。
     日前,本网接到河南省洛阳市宜阳县赵保镇三王庄村村民王善奇《举报信》,并称:宜阳县赵保镇人民政府一副书记为虎作伥,公开为侵权者撑腰,严重地侵犯了他的利益,请求媒体为其伸张正义。
     接到举报信后,记者一行千里奔波来到河南省宜阳县赵保镇,见到当事人王善奇,在他的带领下,记者们驾车沿着宽敞的山路爬上了他承包的山上,远远望去,三面山坡、一道河沟绿锦铺就,数百亩松柏错落有致,昔日的荒山焕发出了勃勃生机。车停至半山腰一坑塘旁,王善奇激动地告诉记者:2012年,他承包了这片荒山后,就紧锣密鼓地开山修路、植树造林、挖塘蓄水。在羊肠小道上,他动用钩机、铲车,投资近80万元,修建一条长达1400余米,宽4米的上山道路,挖掘了一个长、宽各近40米,深达3米的蓄水池。2020年,中国华电集团有限公司河南华电福新青龙风电项目三期(后简称华电公司)工程开工,我修的道路成了华电公司的永久性必经之道。2020年8月,华电公司在未经我许可的情况下,便擅自开挖山地、扩宽道路、填埋蓄水池。得到信后,为维护我的路产路权,我便多次上山予以交涉未果,因华电集团使用的是当地有恶势力的施工队,镇政府具体负责人刘飞(当时为副镇长)又百般推诿扯皮不为我做主,最终我的交涉、制止均未奏效。很快,300多米长的道路被加宽2米多。为填埋蓄水池,华电公司在道路拐角处破坏性开挖近10米宽、20米长山体达700余平方米,毁坏树木300余棵,填埋蓄水池240余立方,侵犯了我的路产路权,给我造成了巨大的损失。
      举报人:王善奇
      路修好了,该往山上运料了,为防止我阻挡通行,华电公司经理张灵辉、华电科工经理李洪亮带着礼品到我家许诺:“修路给你造成了损失,我们用一个工程给你弥补,项目进行到一定程度后会有一个绿化工程,这个工程给你来做,会有几十万元的利润”。面对他们信誓旦旦的承诺,我选择了相信。发电工程用料快要运完了,我发现,原本许诺给我的绿化工程却交给了他人,并且已基本完工。华电公司失信的行为使我极端愤慨,为维护我的权益,我决定再也不让他们走我的路了,我动用钩机把蓄水池恢复原貌,路坝也恢复到6米宽。得知我恢复了路坝,副镇长刘飞便带领赵保镇派出所长一些人到山上向我问罪,我仗义执言,据理力争。而后,刘副镇长又唆使镇派出所传讯我多次,对我进行威胁恐吓。
      工程进入收尾期,刘副镇长又变本加厉。王善奇的妻子张鲜红告诉记者:“6月21日凌晨,我发现山上有很多灯光,便和儿子到了山上,发现大批华电公司运货车辆从我家的道路上通过后就报了警,赵保派出所干警到现场后,依法责令华电公司停止通行,等与我家协商好后再通行。天亮后,我和儿子上山等人说事,中午一点多时,宜阳县公安局及赵保镇派出所上去了两辆警车,这时的警察与头天晚上的警察态度完全相反,几个警察下车后不由分说就给我俩带上手铐,推上警车带到县公安局一楼,晚上9点多又把我俩带回派出所强令我按照他们的话写《悔过书》,我坚决不同意,晚上10点多时才送我们回家。回到山上,我们发现,华电公司的运货车辆已把货全部运到山上并返回。次日上午,赵保镇派出所再次把我俩带到派出所,到晚上放我俩回家时发现,蓄水池再次被填,运送风叶的车辆也都返回。我们不解,宜阳县公安局的职责是保护人民的还是保护侵权者的,赵保派出所为何前后两次的立场会迥然不同呢?政府是人民的主心骨,刘飞副镇长怎么不保护人民反倒公然为侵权者站台呢”?
      王善奇还告诉记者:为了维护我的利益,我多次在华电公司和镇政府之间奔走,刘飞说:华电公司侵犯了你的权益你问华电公司要钱去,华电公司负责人说:我们已经把该给你的赔偿钱给镇政府了,我们也是受害者,你应该找镇政府要钱,两家相互推诿,使我无所适从。
     下午5时许,在王善奇陪同下,记者一行来到赵保镇人民政府大院,已是副书记的刘飞的办公室,刘盛气凌人,倨傲无礼,先是当着记者的面责问王善奇:你带着这些人来干啥,有用吗,你到底想怎么着。又问王善奇:你来的目的是什么?王善奇说:还是老话题,维权,华电公司使用我的道路,擅自加宽了道路,毁坏了我的山地、树木,填埋了我的蓄水池,这些都应该给我补偿。刘顾左右而言他,仅只是对王善奇进行抱怨。当记者亮明身份后,刘便粗暴地以工作忙为由拒绝接受采访。没时间接受采访的刘副书记在记者离开后反倒用了足足半小时时间把王善奇又斥责一顿。
      次日上午,记者一行和王善奇再次来到赵保镇。炎炎烈日下,刘将记者一行带到一无空调无电扇闷热之极的会议室内。
      记者:有关王善奇和华电公司的纠纷问题,镇政府有没有出台措施,若有,具体是什么?
       刘:上山的道路不是王善奇一个人修的,赵保镇赵保村支书王建设也修过,所以王善奇索要全部补偿是不对的。
       王善奇:王建设是修过,但是是我方花钱请他修的,不信我现在就给他打电话对质。
       刘:此前给双方协调过,但是差距太大没能奏效。
       记者:作为地方政府,镇政府既应保护外来企业,同时也应保护本地企业,发现问题矛头,应该及时消除。在王善奇与华电公司纠纷问题当中,镇政府不是积极化解矛盾,及时明确路产路权,地产地权,池产池权,明确责任并督双方负起责任,而是采取暴力手段压制维权行为,作为政府副镇长,你更不该在压制群众的行动中冲锋在前,使矛盾之所以激化到如此地步,你及你代表的镇政府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对此镇政府应负起责任,应积极主动解决问题。
      刘:避而不答
      王善奇:华电公司领导说该给我的钱华电公司都统一给镇政府了,并且你们签订有合同,请镇政府出示一下合同,把该给我的钱给我。
       刘:华电公司说该给你多少钱了吗?华电公司给镇政府的钱包括你的钱吗?这些你应该去问华电公司。
       无论如何说,刘副书记就是不出示合同。记者无奈,王善奇同样无奈。
       7月26日,王善奇电话告知记者,他当天上午在华电公司宜阳项目部见到了华电公司华电科工李洪亮经理,李经理明确告诉他:“我们把从十字岭至大风口(王善奇的路段包括其中)这段路所有的补偿款项给了镇政府指定的中灿公司。”李经理还说:华电公司作为国企,不会欠地方上一分钱,如果你与我公司或镇政府打官司,我方会把合同及有关手续公诸法庭,但是现在不便出示。电话中王善奇还激动地说:“如果镇政府能主持公道,事情绝不会发展到现在的地步,这里边肯定是镇里想剥一层皮,是镇政府?是刘飞坑了我”?
        究竟谁说的是真的呢?该给王善奇的钱究竟在谁的手里呢?记者百思不得其解,作为人民的主心骨,镇政府为何反其道而行之?为何公然为侵权者站台?为何公然以暴力手段限制公民的维权行为?为何竭力袒护华电公司呢?赵保镇政府在这个问题中究竟扮演了什么角色呢?这其中有何猫腻呢?
       王善奇,人如其名,出奇的善,也总是认人为善。7月27日上午,在记者将要发稿之时,王善奇打来电话说,刘副书记已经答复了,一定尽快把我的问题解决掉。还说,既然政府答应解决问题了,我们也就没必要曝光了。让王善奇懊悔的是,他的善意被镇政府玩弄了,他又被刘飞副书记欺骗了。日前,王善奇在电话里气愤地告诉记者:“刘飞副书记许愿5个多月过去了,期间我曾找过镇政府卢镇长和他多次,非但没解决问题,刘飞反倒无耻地鼓动唆使赵庄村负责人准备剥夺我的承包经营权。”
       刘飞副书记的手段让人拍案叫绝,为掠夺人民,为残害人民,刘飞副书记真是无所不用其极。摊上有这样父母官,王善奇的公道什么时候才能讨回呢?
      本网将持续关注。




免责声明:
   以上为来信全文刊登,内容未经完全核实,本网站所提供的信息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只供参考之用。
本网站及其雇员一概毋须以任何方式就任何信息传递或传送的失误、不准确或错误对用户或任何其他人士负任何直接或间接的责任。
   在法律允许的范围内,本网站在此声明,不承担用户或任何人士就使用或未能使用本网站所提供的信息或任何链接或项目所引致的任何直接、间接、附带、从属、特殊、惩罚性或惩戒性的损害赔偿(包括但不限于收益、预期利润的损失或失去的业务、未实现预期的节省)。
   本网站所提供的信息,若在任何司法管辖地区供任何人士使用或分发给任何人士时会违反该司法管辖地区的法律或条例的规定或会导致本网站或其第三方代理人受限于该司法管辖地区内的任何监管规定时,则该等信息不宜在该司法管辖地区供该等任何人士使用或分发给该等任何人士。用户须自行保证不会受限于任何限制或禁止用户使用或分发本网站所提供信息的当地的规定。
   本网站图片,文字之类版权申明,因为网站可以由注册用户自行上传图片或文字,本网站无法鉴别所上传图片或文字的知识版权,如果侵犯,请及时通知我们,本网站将在第一时间及时删除。
   凡以任何方式登陆本网站或直接、间接使用本网站资料者,视为自愿接受本网站声明的约束。
游客

返回顶部